剛剛過完的昨天,其實遇到一件晴天霹靂的突發狀況,整個腦袋空白一片、當機許久… 因為原本早早與我約好11月在京都來趟比叡山修行一泊二食之旅的日本友人,悄悄在我電郵信箱丟了封出爾反爾的信,說好要上山修行的那個週末,她公司另有內部旅遊,所以走不開,得爽約了!先前email反覆確認過的洛北修行計畫,就這麼生變了…

    其實,公司的事難推辭,這點我完全可理解。但,11月中旬的京都,住宿一位難求、七早八早就得出手訂下來,通常提前3到4個月就開跑的線上預約訂房,從飯店到民宿,早就全數銘謝爆滿。對我這一介外國旅客而言,沒有及早確認,就很可能落得居無定所了!當下看到這個爽約,心頭自然不爽到最高點,原本擔心此朋友對於行程安排一事回覆不明快、我還曾私下訂過京都車站附近的民宿一晚當作預備呢… 怎知該友人後來跟我打包票已訂到依傍著琵琶湖的比叡山會館住宿,還盤算著要在那裡體驗寫經與打坐等禪修課… 我聽了她這麼一說,就把原本訂好的民宿,爽快地寫信退掉。這下子,隨著這麼一失約,總不能是我一個人去住房價不低的兩人房吧?!退掉,周邊又不見得有哪裡可住;當下,兩頭空,心也空、腦袋更是空空。

    從前讀書時,國中時代一位國文老師,很愛講「重然諾」三字,常耳提面命我們,做人處事要「重然諾」,如果沒把握作的到的事,可千千萬萬別輕易許諾在先;就算難以避免地要在約定後違背承諾,也必須慎重地道歉、提供完整的悔後補救,以表示對於承諾的一種尊重與負責。彼時古人沒有手機、沒有MSN與Facebook,一諾千金的場景與情義,總發生在口語相傳、聲氣相通、或是千里迢迢往返的書信出手與到手的每一瞬間。我常想,現代人溝通聯繫的管道與工具快又多,在這林林總總的聯絡渠道裡,符合「重然諾」的約定與計畫,卻似乎少了… 因為,三心二意、改懸易轍的出爾反爾與爽快的允諾,都可在彈指之間傳遞,已不需要在面對面、聲通聲的親身交流中兌現了,履約、失約、不約… 同樣的簡單便給,直逼氾濫的程度。

    日本朋友的失約讓我急如星火,雖然她email裡提到要幫我另訂住宿,但往返加起來高達10封電郵、最後換來一記失約,這樣的人我也不敢託付她幫我完成任何行前計畫了。誰想在旅途中一個閃失,就可能變成無處可休憩的遊民呀?六神無主下,直覺在MSN敲了敲當初幫我找住宿的熱心學妹,告訴她這個突如其來的失約、後悔我把她介紹的民宿預約給毀約了… 好心的學妹化身成小天使,一邊安慰我一邊開始尋覓那一天還有哪裡可以訂房,無意間,找出很有趣、但我可能鼓不起勇氣去住的First Cabin,一家提供類似加大型膠囊套房的旅館… 原來,京都也有這款的住宿呀!算是在失約所開啟的迷途中,讓我們開開眼界長長見識的一種獲得。

    後來,她幫我轉了個方向-眼看京都真的沒處可住了,何不改住大阪或奈良?是呀!我真傻,何苦一直困在難處不走出來?事事難料,本來刻意計畫與高度期待的洛北脫俗禪修、大轉彎地變成到大阪吃吃喝喝買買的通俗週末。學妹說,也許,讓妳去大阪血拼、吃美食,也是一種另類修行-因為,會在放縱與克制之間,有一番自我掙扎吧!我開玩笑自嘲說,我,畢竟乃是一介俗人!我到時候會努力吃喝買的!這就把大阪的房間給訂好了,空房還有,還有早鳥優惠,省了不少呢!開心、也放心。

    因為被失了約、而意外入了俗,週末在大阪「還俗」一陣子,爾後兩天的行程,還是得回已自行訂好的京都站附近飯店去住、在京都有氣質地玩耍。我又給自己開了玩笑-大阪的週末後,回到京都的後兩天,我就當作好好在京都滌塵、洗卻我在大阪可能會有的放縱吧… 這不也是一種修行麼?

    一場失約,同時讓我看清平平是朋友,不可靠與可靠,是多麼天差地別;面對變化當前,心念如何轉變,對事情的結果,又有何玄妙的影響… 於是,討人厭的失約,雖可憎、但也出落的,更可愛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