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前的畫面了.....,錄自好友的一場生日派對。
    大家按照身為派對主人兼主角的她的指示,試圖妝扮成上流社會的紳士或貴婦,在飯店房間裡搔首弄姿,大啖肥死人的披薩可樂,手忙腳亂地陪壽星拆禮物,瞎起鬨地捉弄她和心愛的男友擁吻,玩著她親自出題、高難度的比手劃腳遊戲,輪番在DV鏡頭前說出對壽星的祝福...。
    那些畫面,那些聲影,一分一秒一景一幕都被好友用DV給拍錄了下來。我還依稀記得我笨拙地幫她轉動鏡頭挪移角度與在它跟前促狹地擠眉弄眼的模樣,但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時間找機會去看這一段畫面。它成了記憶,被小心翼翼地停泊在我腦海,與其他多如牛毛繁星、或遠或近或長或短的記憶們,在那已稍嫌擁擠的海面上相依。
    前陣子和這位好友小聚,談笑間回想起了這一段。
    「我還沒看過那一天拍的帶子呢!改天放出來給我們回味回味吧?!」我說。
    「妳再也看不到了啦!我把它銷毀了!」她幽幽地答,臉上飄過一抹不經意又難掩淡淡哀愁的神色。
    是因為畫面裡有他--那個在熱鬧歡騰的慶生之夜裡,在眾人面前獻給她深情一吻的男孩,在那不久之後,就再也沒能夠信守與堅持女孩以為的天長地久,比陌生人還要陌生地、從女孩的生命中離席了。
    「留著作甚麼?看了只會更生氣傷心罷了。就把它全洗掉了,徹頭徹尾毀個一乾二淨!」她的語氣就如同她的表情,很努力想露出一派雲淡風輕,可那幽微的惆悵啊,也化作了一個記憶,自始至終停泊在她的腦海,從未有意駛離。
    原本該為眼睛錯過了複習這段畫面給予我記憶的機會、而心生可惜的我,因為確知這已挽救不回的銷毀,也悻悻然地和她一起靜默、努力釋懷、然後學會習慣毫不在乎起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