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事阿姐,在座位上聊到了鄭愁予。書展上據說有多場朗讀會。

      老大說,難以想像鄭愁予的詩被讀出來的感覺。

      阿姐說,如果找錯人朗誦、聽了保證渾身不對勁、後果不能設想。

      我說,我唱過鄭愁予呢! 合唱的【錯誤】。

      阿姐說,是錢南章老師的曲,對嗎? 我猛點頭,眼睛發出光。

    「我也唱過喔!」阿姐幽幽地說,在她大學的時候。

    「所以妳大學也是參加合唱團的?」我問。

    「是啊!」原來,阿姐大學時是個soprano。「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現在不行了啦。」她邊說、邊淺淺地笑。 

     我們就這麼意外地發現,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聲部、我們都唱過相同的【錯誤】。

     我們一樣,曾在困難而綿長的達達馬蹄聲裡奮鬥與掙扎;

     打從一開口的第一句「我打江南走過」起,就在心底預備著、待會該如何讓蓮花完美地開落。

     在一樣芳華正好的青春時光裡,我們唱過一樣的歌。

     歌很難,想忘掉、也難,想回到那樣唱歌的感覺、更難。

     如今,我回想我自己對合唱的喜愛與堅持,終究只能在那一首【錯誤】裡。

     我記得我們那年得了獎,不枉費頻繁而凌遲般的反覆練習。

     更不枉費的,是那一場合唱的青春。

     能如此堅定,就很心滿意足,我很幸運在今天一場偶然的談話裡,更加確定了...

     我,其實並不會想要把這段青春抓回來。我的青春小鳥,一去就不回來啊。

     如果,真要讓這感覺「重回」,對我個人來說,我的合唱魂,很可能,必須在這一首【錯誤】裡、或是靈魂與頻率相近的歌曲裡,才能重生。

     在其他歌曲裡,發現,感到的只有為難與些許悵然的迷失,缺少了最接近心靈的頻率,也勝過最堅持的、那所謂最初的感動。

     而我畢竟,從來就不是個為難自己的人。

(PS: 在Youtube遍尋不著【錯誤】合唱的完整版... 只有這片段可供追想;大學時期唱的又不知道有沒有錄音存檔。不過當時激昂演唱的完整版,在腦海裡始終清楚地迴盪著。果然,某種程度上,有些事或感覺,的確是回不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