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4 20.54.30  

    不全然屬於我這一代人的記憶,關於黑膠,我依稀記得在阿公家客廳看過偌大的唱機,我聽過媽媽提及她的弟弟、也就是我的舅舅年少時瘋狂投入所有零用錢蒐集黑膠唱片的事蹟。

    我其實是屬於聽錄音機、買卡帶、偶爾用隨身聽收放錄音樂、接著改聽CD與下載MP3的那一代。

    這幾年聽音樂,黑膠吹起了一股不小的復古風。想要回頭吹吹這股風時,才想到以前那老早被聽壞了、因為卡帶與CD先後崛起、於是就擱置甚至丟棄不修的黑膠唱機,再也沒有出現在阿公家與我的眼簾過。

    而舅舅的一疊寶貝黑膠,據媽媽說,似乎已隨同他的年少記憶,一起被收到大概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的角落塵封許多年、再也沒見他拿出來聽過或提起它們的下落。

    世事多變,有些人與事,回得來;但也有部分人與事,是回不去的。

    因緣際會下,我隔海上網得知並買到了一台美國飛來的便宜黑膠唱機,然後,順理成章地替自己添購幾片黑膠,先是選擇了便宜的二手片數張--我心想,所擁有的並不是太名貴高強的唱機啊! 也不知那機器唱功究竟如何,當下只是貪圖能聽著黑膠過過我復古的癮頭就好。所以,也不須買到太高價的唱片吧,萬一真的聽壞了,也不致於心頭與荷包太淌血。

    誰知聽了就著迷了,七吋老黑膠裡的,那些人或聲音已然回不來的--Bing Crosby, Ella Fitzgerald... 伴著沙沙但無傷大雅的顆粒感雜音娓娓唱來,類比錄音才能最還原與刻下真實的人聲啊,這一刻,我知道,我的耳朵開始回不去了。

    前天去買了復刻新片,一張Joni Mitchell於1974年發行的專輯《Court and Spark》,據說是她歌手生涯裡銷量第一高的LP,滾石評價五顆星。

    打了折加上付帳時用兩張百元禮券去抵,最終只花了我391元現金,跟發燒大片相比,這樣的金額算是小巫見大巫吧。我也許吹毛求疵,我耳朵也許暫且回不去、去回頭聽那有時過於尖銳而失真的CD,但我還沒到、應該也到不了去挑戰真空管與發燒天碟的境地... 所以這樣的小小付出,我已然大大滿足。

    捧著Joni Mitchell回家把它聽了好幾翻。過癮。片子新,所以幾乎沒有雜音,四十年前的Joni聲音是何等澄澈高亢而清新,對照晚年的她暗啞粗糙過分低沉的菸嗓,一樣是回不去的人與事啊--儘管,她還活著。

    以前透過CD去聽她,以為她聲音是徹底拔尖的。用LP去聽才驚覺不然,還是有一絲溫潤而悠揚的厚度。

    我最喜歡其中一首叫做"Down to You",其他「老新歌」聽起來也不錯。這種感覺很是微妙,比我年紀還大的老歌曲們,我全把它們當成新歌來聽、並且使用了一個老派的方式「黑膠」來聽--事實上,它們之於我,也都是些沒聽過的新歌就是了。

     "Everything comes and goes...

      Pleasure moves on too early,

      and trouble leaves too slow..."

    我發現,看起來轉得比CD稍慢的LP,卻讓我可以更專心地聽清楚、並聽進去每一字每一句,為什麼會這樣呢? 且讓我繼續慢慢聽下去,也許我就會知道為何如此吧。但,我也不打算追究這神奇而莫名的體悟,究竟所為何來了;我想,我只要好好享受黑膠那貼近人聲的真實與溫暖,以及去吟味那些時光裡回不去的與回不來的種種,就很足夠了。

   

    文章標籤

    黑膠唱片 Joni Mitchell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