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以蝴蝶結、如瀑傾瀉的一縷縷纖細的天使細髮,
    彷彿以鬆軟雪白的冰淇淋砌起來的空中城堡,
    宛若羽毛變身成的大峽谷無窮無盡地遼闊著,
    我是這樣地用盡情的想像,觀看天上的雲朵。
 
    可如今,雲朵們遮蔽了也高掛天上的太陽,
    它們因此化成了雨滴或雪花,紛紛點點地落在人們身上。
    縱然很多未完成的事,等待我放手去做些麼以一一完成,
    然而正是那天上的雲朵們,阻攔了我的去路。
 
    我總算看清楚了,雲朵的形狀,
    從上、從下,或許還有其他的角度或方法。
    不過,我所看見的,不過就是雲朵的幻象,
    我想,終究,我還是看不明白,雲的模樣。
 
    皎白的月、微熱的六月天與旋轉摩天輪,
    會讓人目眩神迷的舞步,
    如夢似幻但又儼然能成真的童話故事,
    我是這樣地驚喜看見,愛情的面貌。
 
    可如今,愛情不過就是一場場鬧熱喧嘩的表演秀,
    你留下台前開懷大笑的觀眾,自顧自地拂袖遠走。
    如果當真在乎,別讓那觀眾知道,
    千萬不要輕易,把你的心跡表露。
 
    我總算看清楚了,愛情的面貌,
    從付出、從得到,或許還有其他的角度與方法。
    不過,我所看見的,不過就是愛情的幻象。
    我想,終究,我還是看不明白,愛的模樣。
 
    流淚、恐懼與驕傲,
    這是我能對你大聲說「我愛你」的方法,
    夢想、規劃、馬戲團一般的搬演,
    這是看待與經營人生,我所能用上的方法。
 
    相熟的老友們,如今看來也覺陌生起來,
    他們搖搖頭,說我變了模樣,
    但是說真的,有所獲得、必然有所失去,
    這樣的戲碼,在人生的每一天,不斷重複上演。
 
    我是這樣地看清楚人生的,
    從贏、從輸,或許還有其他的角度與方法,
    不過,我所看見的,不過就是人生的幻象,
    我想,終究,我還是看不明白,人生的模樣。
 
                            《譯自"Both Sides Now", Lyrics by Neil Diamond, 196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