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3836

   跟人訴過苦嗎?講完之後,心情會變好些嗎?或是,問題真能宣告有解?

    一位去年過世的長輩,生前諸事不順、心情鬱結,壓抑隱忍的結果是導致重度憂鬱纏身多年;就醫服藥後症狀因而緩解,加上兒子打拼事業攢錢購屋、接了她同住,她不再因憂鬱症發作而沉默呆滯、自我封閉。但有一陣子,她似乎變得「太開心」了… 常常三不五時、四處call out找人說話。

    「我有點『怕』接到她的電話。」某天,因著家庭主婦的身份,在家時間自然較多、因而最常接到她電話的老媽對我說。

    「就是跟她聊聊嘛… 為甚麼『怕』呢?」我納悶。

    然後,有陣子我失業在家,白天接到她電話好幾回… 我想,我明白也體會了老媽口中所謂的『怕』。

    她總是說很久、很多,說她哪天在街上購物、買了甚麼、又跟店員聊了甚麼;說她一個人在家回憶起了甚麼… 林林總總的瑣碎,很難、也無需插話,到達了不容易結束一通電話的程度,我有點兒忘了每一次通話的詳情。我只記得她語氣高昂、滔滔不絕,迥異於那個過去陷入憂鬱、隻字片語都吐不出來的她。

    其實我開心於她的轉變。但我也怕-怕她是不是遁入另一種情緒的異常,而我或任何接到她電話的人,是否能專業、靈敏地應對,別把她誤推入、好不容易爬出來的憂鬱深坑?

    她離世之後,某一天,與另一曾常接她電話、陪她長談數回的平輩聊起了她。「她跟我說『我自己知道啦… 人人都怕接我電話,表面上雖然是親戚,但內心應該巴不得離我離的遠遠的吧…」這位平輩說出這段不為人知、僅她們倆明白的感傷時,感慨道「她只不過是,當下很想找人說出來而已。」

    我知道,您,這輩子壓抑了太多、太久了… 所以,在您又有能力、有勇氣去開口的時候,有許多的心事想說、希望大家多瞭解妳一些,但時間與出口,偏偏卻又變得太少、太苛了…

    我們,有多少時候,腦子裡明明瘋狂想著「受不了了!我一定要…」但最後表面言行上卻是「好吧!為了怕… 所以等一下再說、還是乾脆別說的好」?

    很多事或人,就因為這樣的心口不一、怕這怕那,暫時、甚至永遠地,彼此錯過了…

    錯過拉他一把的機會。

    錯過突破僵局的可能。

    錯過釜底抽薪的希望。

    不知為甚麼,我突然、非常想念她… 想念她從前在電話那一端又哭又笑、絮絮叨叨的講話。儘管她總是說的前不著村、後不著院,拉拉雜雜、沒有重點也不見終點。會如此想念的可能是:當我也好想真心說些甚麼的時候,我也赫然發現了她的發現-她曾經暗自埋怨過的,那些「以為應該很靠近、可以好好商量或理解」的親愛的,其實多數場合,都僅能同甘、卻難以共苦。我想我懂-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發生在,當妳好不容易想說、卻被拒於千里之外的那瞬間。

    嘿!親愛的,我不知道在你心中,我是不是很重要、重要到-當我想認真說些甚麼的時候,你會跟我說、聽我說-不論是甜的、苦的、好的、壞的?

    在還沒有確定以前, 我想,我還是最好,保持沈默。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