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大學一進合唱團就開始相識惜的小毛學姐,最近為她任教國小的一群孩子們,因為要同心協力做好一個探討部落格現象的專案,找了我-一個資歷雖非最長、卻從不懈怠地經營自己部落格的部落客,當他們質化調查的訪談對象。

 

    過去一年多的研究生生涯裡,我習慣也樂於扮演,蒐羅並設定訪談對象、並拋出一連串事前沙盤推演好的問題以盤問他人的角色。現在突然間得站在相反的角度、飾演被訪問的那一方,心情從受邀之初的受寵若驚,到正式讓這群孩子按下錄音機拿著印上問題的稿子逐條發問時的新奇、轉為忐忑。忐忑的是,擔心一向不太會和孩子相熟打交道的我,說話的頻率、邏輯與語彙,孩子們是不是真的能跟上與心領神受呢…萬一不行,會不會毀了孩子的作專案報告的靈感或進度?

 

    不過孩子畢竟是被條理分明而謹慎認真的老師(哈哈!就是我永遠可愛真誠的小毛學姐)帶領,個個都有所準備,很有次序感地逐一問出問卷上的問題。當我被問到「你所經營的部落格最大的特色是甚麼?」時,我答的不假思索,我的部落格啊,要提特色嘛,那就是-

 

字、很、多!

 

    有個孩子接著便直覺地追問,為甚麼是字多呢?是啊,對現今大多數的年輕大小孩子來說,排列密密麻麻的純文字,經常讓他們自動對發自真心地沈浸書香、專注閱讀這回事而望之卻步甚至不屑一顧。我卻仍在這個沒圖沒真相、有圖才夠青的,彷彿被聲光影像綁架式地統一的閱讀場域(包含傳統的紙本出版品與網路上的部落格),堅持以文字逐句連篇地建構與拆解很多人事物景、陳述揭明轉折再三的心境感觸。心知肚明很多人一點進一片滿滿的文字,就很想自蒙其眼、拔腿就跑,那我寫的這麼多字,所為竟為何來?

 

    說來也許太悲壯也悲情,為的只是力挽狂瀾,拯救日益衰微扭曲的閱讀力。

 

    只有被斑斕鮮活的圖像刺激,才能得到活生生血淋淋般真切的領悟與感動嗎?寫不成字、書不成文、言不由衷,造成表達彆腳、溝通障礙,還有天天在報章雜誌或媒體上接收的斷章取義、看圖說話式地理解,竟都變成振振有詞、自以為是的真理與主張。缺乏清晰邏輯、思辯整理的訊息充斥,一箭雙雕地蒙蔽昏盲了很多人的心與眼,真理因為本身不成真理,所以自然也沒有越辯越明這回事了。這個令清醒的人搖頭嘆息的問題,就出在缺乏持久紮實的閱讀力,沒有閱讀底子、就養成不出幾個客觀而清明的心智與腦袋。於是一群昏頭昏腦的人,用缺乏營養、難以解讀的語言莫名地互通有無著,難怪很多人講起話論起理,前不著村後不著院,還要聊備一格地自稱這是無俚頭、是酷、是種性格的與眾不同…

 

    很多穿梭古今數百數千年、卻還能流傳至今被人堅信不移並大嘆經典的故事、學問或道理,多是靠多數人可共通的文字保存傳遞而來,就算被鬼斧神工的科技去變身為聲光影像,那許多隱身在珠璣字句的細膩情懷與信念,又豈是幾個畫面或幾段聲響就能囊括道破的光景?把得花一個月才讀得完的小說、拍成了兩小時就可以看完的電影,要有多少轉折與描寫要被難為地壓縮甚至犧牲?錯過文字,也同時錯過很多必須靠文字脈絡與漸進式地鋪陳的情生意動,這種可惜,就算重看那電影無數次,也不及好好讀完那一本小說,所可以彌補。

 

    所以我還是一字字一句句地寫,有時套上了圖像,無非是讓文字與圖像有如魚幫水水幫魚,誰也不缺也不欠。讓討厭看文字的,因為被圖像背後的靈魂與故事牽引而追究起了文字;讓喜歡看字的,因為靠文字而終究參透了圖像而更離不開文字。

 

    我想,是我的閱讀力,一直支撐自己對文字的愛與癮,持續著這看似不易的堅持,一寫就是三年,而且越寫越有力、一顆迷糊的豆腐腦也似乎轉動得越發靈光。孩子,我想這就是我的回答。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