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台北市內陽光普照,豔陽金光灑落一地,替這個城市的高樓平房、大街小巷、往來人車與任何觸目所及的一景一物加了溫。
 
    陽光到了日正當中火力益發強旺,甚至是到達,教人外出走走,給陽光曬過以後,會有點昏頭跟背脊微微滾燙的程度。
 
    很久沒像這樣,給陽光狠狠地曬過了。自從前年夏天去了英國直到去年夏末回台,這段時間,大抵是在陰晴不定的微寒空氣裡或連綿不斷的濕冷雨水中度過。去年的英國嚴格說來根本沒有夏天,尤其是在去年五月,英國下起一整個月不停歇的暴雨,甚至在北約克等多個中北部城市興起災難的禍水,很多民眾水裡來水裡去、還有的不幸因為淹大水財產泡湯、家園沖失、生活頓時盡付一片無奈而深不見底的汪洋。這異常的天候也使得該熱情降臨的夏季縮頭縮尾,到了本該是炎熱難耐七、八月,我所居住的中部,白天氣溫居然也經常只是在17-20度間徘徊,只穿短袖薄紗小可愛可會教人著涼打哆嗦,我內心的生理時鐘雖已調到盛夏,但是出門仍微微發著抖、套著秋冬的保暖外衣。
 
    現在,在台灣,三月底,剛剛跟同事午休出門散步還瞥見校園圍牆外綻開了粉嫩杜鵑花。走著走著,雙眼被陽光刺射的半開半闔,眼睛下意識地瞇到連眼尾的魚尾紋都要不爭氣地浮出了。明明已知今天氣溫偏高,刻意穿了七分袖棉T恤和及膝牛仔裙,卻還是熱到才走沒幾步路就開始猛冒汗。過馬路等待綠燈的時候,站在前方的一個身穿很夏天的短袖POLO衫的胖男,身上飄出了汗味隨迎面的風,向我吹撲而來。
 
    才三月就這麼夏天了,我想畢竟是我太久沒有身歷其境於很夏天的夏天,所以渾身不對勁地適應不良。也開始隱隱擔心,一旦真的到了七、八月的盛夏時節,恐怕,怕熱又很久沒被真正熱到的我,完全無法準備鎮日在酷熱裡自在來去吧...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