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路,不是中文,是一個比較古老的日文語彙,念作「みそじ」(MISOJI)。

三十路的意思,是特指三十歲的女人,其實、根據我日本好友祐里的解釋,以三十路來道出一個女人的年紀,並不很正面而禮貌。

那是有一絲絲貶抑的感覺,對三十歲的女人--那種一旦跨越人生三十的關卡,就形同與年少青春的美好芳華漸行漸遠、而勢必不可免地,要與為年華老去的惘然惆悵,越靠越近。

也可以說是,類似前些年一本日文書"敗犬的遠吠"所指,年過三十、單身未婚無子女、事業沒有顯赫成就的貧乏寂寥女子,擁有的僅是,一段並無甚麼太教人驚奇綺麗、拍案叫絕的人生歷程,一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人生狀態的中年女子。

這樣的女子,這陣子被比較優雅客氣、甚至讓人感到有一點刻意吹捧討好地,泛稱以"輕熟女"。瞬間,那些比較令人垂頭喪志、尾大不掉的"敗"(諸如:嫁不出去、沒人來愛...等等),不再讓這類女性徒呼負負地"遠吠";單身不是人人喊打自己也嘆息的公害了,很多時候與場合裡,那還是帶有一抹值得這樣的女子向世界微笑與驕傲的特別印記--單身而成熟而立,是可以顯露出讓人羨慕其自成一格的逍遙自適的,一種魅力印記。

Fairly soon, 剩下不到24小時的倒數計時裡,我就要踏上女人生命裡的三十路。昨天收到了祐里從日本費心寄來的生日禮物包裹,裡頭除了可愛精緻的Afternoon Tea繡花小手巾和As It Is In Heaven的電影配樂CD,還塞有一張娟秀的生日賀卡,在我去年的生日宴上教了我"三十路"這個單字的她,在卡片上問了我,即將成為一個三十路的女人,不知我此刻,究竟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呢?

My Birthday's gifts from Yuri, sent from Japan. (←畫面左起:電影配樂CD、秀氣的AT小方巾、很有氣質的生日卡。)

The beautiful birthday card to me.(←生日卡的closer look, and belows it is the parcel with the stamp of '日本郵便'。)
The list of 'As It Is In Heaven'... an amazing story, moving film and so does its soundtrack...(←我想喜歡寫字龍飛鳳舞自以為藝術的我,一輩子都不太可能寫出像Yuri寫的這種近乎印刷體的工整字來。)
 
實,倒不會像這一天還沒到來的老遠以前、所預先想像的那樣令我緊張或悵然。因為,雖然我正符合了沒成家沒子嗣沒太大事業成就等等,在世俗眼光的評斷標準下,會惹起單身公害與議論的敗犬條件;但是,我握有讓我對自己驕傲滿足的,不至於讓他人看我真的是鬱鬱寡歡、滿腔無奈的敗家之犬的成就...

比如編織夢想的勇氣、以及讓夢實現的動力,我拿來實踐在,我趁著最身手矯健而耳聰目明的二十幾歲的人生階段內,去親身實踐"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老話的智慧教誨。除了為求學問也為長見識而讀書以外,更去走過看過很多人夢想置身的國度,不單是純粹娛樂性的玩樂、更多的是實地生活的複雜況味。雖然回顧起來,一路上不盡然都是順境美景,可是就是靠著自己一路走來了,不論甘苦都是一輩子抹不去的深刻記憶與無價寶藏。

還有很多很多,難以文字在此喃喃記述。對於剛剛踏上、或是已經跨越三十路甚久的女人,可能被投射並冠上產生於世俗準則或規範制約的鄙夷思考或輕蔑目光,我可是一點也不以為意。

所以,我是快活的很、開心的緊呀! 如果你問起,我是懷抱著甚麼樣的心情,去踏上女人的這一條三十路的話,這是我的回答。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