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 外 的 她 |

     她想著想著,眼眶不禁紅了起來。

     感覺、事實上是已然看清-自己始終像是隔著紗窗站在門外的-那些人那些事,跟紗門外那個只差大喇喇拉長手伸長腿便可踏入半步的自己,似遠、又非近。

     像是就要看到了、就要靠近了,也許紗門裡的人們,終究會敏感地覺察到-門外那個怯生生、但內在對於門裡的他們始終抱有一份赤誠真心的自己,拉開門、不假思索地招呼她「快進來呀!快與我們站在一起… 妳本該與我們同在一起的!」但其實根本甚麼也沒(如此)發生-因為那道紗門,並沒有被門裡的誰、給大方推開過。而門外的她,卻還在流連躊躇,內心企盼著門裡那些親愛的誰,向她笑臉盈盈、沒攔無阻地推開門。

     很多時候,開導世人的算命仙還是各門派占卜師或者心理專家都說:想改變或突破僵局,不能靠別人,得要自個兒先打開自己的心門呀!Well... 好啊!我開呀!-她是願意如此相信的。只是,她打開了她的了,可那一塊她好想推開紗門、走進去的境地裡的他們,關上了他們的。她自認盡了力、她不明白自己還有甚麼問題-這該怎辦才好?

     她不是沒有推門踏進去過。事實上,他們也拉她進來坐坐過幾回。她以為每一個下次都會有她,但那只是以為;回憶曾成功坐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他們有的早退、有的遲到、以各種突如其來的理由,看不出來是老實還是搪塞,她為了融入這好不容易踏進來的熱鬧,也情願當一朵純情的解語花,接納他們的說詞與來來去去。到頭來坐得最久的,往往總是、也只是她。她感覺自己好像備胎一枚,他們之中,真有誰跑不動或不克一跑,抓她上來便是了,反正她總是有空,一直在旁邊等著。

     備胎為顧全大局或其他,總是讓自己ready、保持最佳狀態,可當她明瞭自己之於他們其實就是個說不出輕重、也許還有幾分遙遠的違和感的小配角,突然很想在扮演著認份而眼巴巴的板凳球員的同時,就此先爆胎算了!

    於是,她開始思考,也許… 我根本就是-走錯路、找錯門了?!Come on... 他們其實沒有像妳那麼在乎他們般地在乎妳,快醒醒吧,妳這已經不是走錯方向問題了,可能是妳自作多情、或者一開始眼力就有差。

    | 誰 |

    現在這把年紀,還會有誰,會陪自己肩並肩走在沙灘上數星星吹海風聊心事啦?-曾有親友在臉書上自貼一段悲鳴,高聲張揚自己的孤單。

    就算是妳的白馬王子翩然駕到,他就會善體人意地立刻下馬、陪自己踏沙灘逐浪吹風談心嗎?盯著親友從電腦屏幕上倒出的苦水,她狐疑。

    不過,在舉目四下無人可陪可說話的決絕孤獨時刻,她情願相信有天總會冒出一個對的人,騎白馬、朝她踏浪而來。

    | 斬 斷 與 重 生 |

     又是那個星座大師分析的-大抵水象星座這幾年多少會鬱悶於,在舊與新、會有一番比較漫長而痛苦的取與捨,特別在2012年,常常想著一段想捨卻因故捨不掉的、人與事的回憶,然後就暗自傷心,接著就是像現在這樣-想著想著,眼眶不禁紅了起來。

    於是,想辦法斬斷吧-自己曾接近甚至開門踏進去過的那道紗門、以及紗門裡的那些人,所帶給自己的回憶,然後、等待迎接重生

    最好、但願,星座大師這回說的會準。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