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步TIMES RIVER、準備在LONDON EYE前大喊二零零七HAPPY NEW YEAR~意外拍成的超魔幻照片。

    怎麼,以為終能喘口氣的時候,又忙了起來… 然後,就在忙的有點亂慌慌的一週過後,我的腦袋和時間終於有了點空閒,可以開始想…

    一年將盡,很多事要作個完結、下個結論、給個說法-不管是出於被動、還是主動;但有些事,又因此默默冒出開端、推使人付諸行動或心力,忙碌的情緒、也由此而生。

    比如,去年底或今年初下定決心要實現的夢想計畫等等,此刻,逐一檢視彼時立下的雄心壯志,如今是否開花結果-如果發現達成率實在差強人意,看是要砍掉重練重新另許他願、或徹底放棄就當作自己在胡思亂想… 檢查著、思索著,心,竟然就此忙了起來。

    有時,進行這樣的回顧與展望,很是殘酷、有些刺激。某天看了去年此時自己在部落格寫下的來年新希望,發現有些事根本被我晾在一邊似地遺忘了… 自然在今年已進入倒數計時的這時分,也就沒有實現的可能了。

    還沒有學會烏克麗麗… 不過我前天真的訂了一把深紫色的基本款。

    還沒跟著老爸練習寫書法… 但沒有碰毛筆硯台的我,開始拾起水彩畫筆與調色盤畫起水彩。

    朝思暮想的古文明國度旅行… 四月時曾有機會去吳哥窟,但工作成了擾我清夢的出遊變數,我終究以一張順利成行的友人在地捎給我的明信片、聊表告慰。

    想靠寫作拿個獎… 這一年投稿有斬獲,拿了幾次稿費、文章見了幾次報。但參加比賽嘛… 今年的嘗試結果證明,文學獎的層次於我像是窪地裡的人遙望喜馬拉雅峰,看來行天宮裡抽的那張籤說的有準。

    想想自己「有」的吧!別淨想那些硬了翅膀飛遠了的鴨子窮感傷呀-我對我自己說,心底同時冒出一個雙手高舉啦啦隊彩球振臂高呼的自己。

    看看我那些說好了要做到的事,結果幾乎都往類似或不同的方向,生出別種結果,不也是意想不到的收穫?

    突然異想天開-明年要幹嘛?那就乾脆別計畫了吧!花自開、水自流、人各有命、順水推舟… 就算不推舟、卯起來逆流而上,也有不同的去向。

    就像這張整理電腦檔案時突然看見的照片,很明顯是拍壞了的,那是在倫敦跨年、漫步泰晤士河邊時邊走邊拍的。總是不把它刪掉,除了說不出的捨不得,還因為每次挖它出來看一遍、想像力就可以亂冒一通、對著它亂下結論。好比今天,我看畫面裡像是幾隻發光的糜鹿在黑夜亂跑,但實際上五年前的那一晚,我的鏡頭前到底面對了甚麼-我還真的忘了、而且永遠也回憶不起來。But, does it really matter? Not really, right?!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