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一天十餘小時裡反覆著同樣的動作約莫幾千次、加班是常態、吃飯休息的空檔則是疾如行軍。
 
     人變成了某種機器,有夢想有思想有七情六慾有血有肉、但是否有靈魂則有待商榷。
 
     工作的場所,也許設計與建築拔群優質,空間裡秩序井然窗明几淨;甚至還別有洞天地另闢掛有沙包與人形立牌的出氣發洩室、提供舒活筋骨用的運動場域或可游泳或能健身… 硬體空間裡,處處滿佈難以挑剔而多元的體貼。這種種,無非是希望這些機器人在工廠裡運轉起來沒有怠鈍失誤、反應更形敏銳快準、迸發出以倍數激增的效益。
 
    變成了某種精良的機器人後,身軀裡的那顆心,為何越跳越顯得有氣無力?為工作而經常不可自抑地高速運轉的腦袋、為何在激昂地使用過度後總透出一片抹不去望不盡的寂寥空白?心裡築起了一座固若金湯的工廠,不含靈魂只有彷彿被反覆的勞動格式化的血與汗,是這座工廠的鋼筋與水泥。
    
    選擇痛快地登高處、一躍而下-就能讓心頭湧上振奮刺激的強健勁道麼?腦袋綻開出血紅的花,蕊心裡就能窺見多彩燦爛、毫不單調的新世界麼?
 
    前仆後繼、猶如傳染病也似,十幾人連番嘗試躍下-這其中,多數再也沒有機會向世人活生生地報告,一跳之後,他們找到了甚麼、去到了哪裡、是否因此尋得生命另一處桃花源般的美好出口。說也奇怪,曾在他們心底的那座精神血汗工廠,還繼續顯著影,未隨他們的縱身一躍、就此頹圮消失…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