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08100.JPG

【1. Unfriended by a friend.】

我想,這也許是我的一種特異功能--但這功能說到底、也沒啥特別可取的用處就是了。

我會察覺,自己臉書/Instagram的朋友/粉絲人數的減少,以雖非即時、但也很快速的敏銳直感。

因為我猜想啦,多數人通常不會那麼記得或留意,自己社群帳號上資料的細微變化--有幾個朋友? 粉絲數多或少了幾人... 大概只有我這種輕微強迫症的神經質個性、外加對數字變化特別敏感,才會下意識地對這類雞毛蒜皮的變異,不可自抑地開啟精準的雷達。

今天發現臉書朋友少了一人,茫茫近三百名的臉友人海(欸!? 這種臉友人數並不算多吧、自己稱之為人海可能過於誇口了些),在我並未決絕地解除關係或予以封鎖的前提下(我曾在臉書上主動出手幾回--解除或封鎖掉幾個確定可以不必再往來的人),肯定是對方主動遠離、刻意切斷我的。到底是誰選擇默默飄走?

我的特異功能2.0是: 就算是茫茫人海(對我個人而言),我就是能從中快速發現(大概整份朋友清單上下看完一到兩遍),那個默默飄走的,是誰。

這次是一個大學同學,老實說被unfriend也不是第一次。但坦言被此人出手,心中是有點那個的... 畢竟,是一個在學時期走得算近的同學,一起組過讀書會、上某些課也會就近坐一塊兒、會互相給彼此寫生日或聖誕卡片逢年過節問暖噓寒的那種。記得她偶爾聊天時還會以「像我們這種好姊妹...」之類的句型起頭。但,也罷,想想我們這樣也算扯平了--因為我在臉書上早就取消追蹤此人很久了,久到能以「年」為單位來計算時間長度、久到我根本忘了取消追蹤她距今到底過了多少年...;畢業後的平時,也不通訊聊天或約出來見面、頂多在舉辦頻率已然變低的同學會上碰面說話。所以,如今直接被她解除好友關係、應該能說「也是剛好而已」。

我為甚麼在臉書上取消追蹤一個曾經「走的不算遠」的朋友? 因為她有一陣子在臉書上頻繁作各種心理測驗、那些她作過的測驗成天連珠炮般以洗版之勢在我打開臉書時映入眼簾,一兩天偶爾露出一兩篇倒還好、搞不好我看了感興趣或剛好無聊想殺時間也可能順手點進去測著玩吧。但,一天到晚連發、就會讓我感到疑惑、進而生膩(是我個人的問題,我總以為自信過低、或心理素質不堅強的人,才會一直想仰靠心理測驗的結果來說明或證明自己--難道,不能學著純用自己的主張和本質,真誠展現自己嗎?),其實我也大可輕淺看過然後放著不管它,但當時不知何故、每每開了臉書看了就刺目心煩,索性把追蹤勾勾點掉、來個眼不見為淨。

這位同學是個一向很強調「做人處事要互相」的人。後來她沒那麼常玩測驗了、會捨棄以分享心理測驗結果的方式發言、純用「自己的話」在臉書上貼文敘事。但不管所為何事,她發文經常緊扣的主旋律往往是「誰對我______、我就對他______」「人際關係也要斷捨離」「我下了決心就不會改變(所以大家給我小心一點是嗎?)」這類略有警告或宣示意味的論調。Fine,這種想法是很容易理解的--「誰對我好、我就對誰(更)好」或「誰不在乎我、我就不在乎他」抑或「你對我不夠用心、就休怪我對你無情」諸如此類。大抵,每個人都存有這類心態、我不否認包含我在內、眾人大抵都是抱持前述這些相處的邏輯在人際關係中找平衡與歸屬感吧。

但我以為,若一天到晚把這種執著明白地掛在嘴上,就不太好了。為甚麼不太好呢? 就是,這會讓我覺得: 跟此人相處,是有種隱形壓力的;壓力來自--可能一天到晚被此人秤斤論兩地計算與檢視,自己對此人的情感與付出,到底有沒有「跟他帶給你的一樣」,萬一沒達到他以為的平衡與標準,你很可能就只有等著被此人有朝一日宣判出局的份(因為你表現的總是「不夠」)。

可能是我太少在她臉書上按讚了吧,讓她覺得我對她根本不關注? (哈哈! 事實上是真的很久沒有關注了,因為我取消追蹤了嘛)

可是同學,在任何的關係中,時時刻刻大張齊鼓明白表現出「自己很在意、會計較」的態度,正面地看,這樣的妳是重情念舊且講究公平互惠原則的;但,也有可能妳算錯或算的太仔細了、然後在計算中陷於不安全感與無謂的執著漩渦出不來,然後無形中與人越來越遠。(對我而言,一旦決定對人對事付出,皆是從「我歡喜甘願」的心情出發,這過程中,我是快樂的,自然不必費心比較誰付的多誰得的少、也無須計較一切公平不公平。)

其實--不管誰先推了誰--走遠了、就是走遠了,自然而然地、事出有因地。回首來時路,半途中、總有些事情或相處過程的某些瞬間是有問題的,那些有問題的吉光片羽、早已為如今的走遠,隱隱推了一把、並默默埋下因果的種子。此刻,花時間心思去回頭猜測被unfriend的原因,於我,哪怕只是花上一秒,都覺浪費。

事出必有因,人與人之間,我相信絕對沒有那種「突然莫名地就斷了聯絡不想往來」這回事,肯定是哪裡出了差池,對彼此的某些層面暗暗存著長期的厭惡與不解,在兩人還走在一起的時候,把這些謎般的不合,沿途這裡種一點、那邊埋一些,這些殊異就算再怎樣離奇、咱們暫且先埋起來不去看它就沒事了! 撇開這些差別、咱們還是可以很麻吉的! 哪一天哪一方哪根筋不對了、或是因各種緣故距離被拉遠了,就能順理成章、理直氣壯地把沿途種下的殊異全部掀開,然後才驚覺彼此的模樣竟是如此不堪入目,接著就是走上一條漸行漸遠的叉路。

我承認,沿途中,在此人身上或是言談間,我早就看了聽了許多、我從以前到現在乃至未來,始終無法與此人沆瀣一氣、相濡以沫的種種殊異。對於這些殊異,我曾試著理解與欣賞;但終究還是只能淡淡一笑置之(然後頭上隱約冒出黑人問號)。

我們的問題,也許就是本質上我們一開始就是太過不同的人--不同世界、不同頻率、不同興趣、不同背景、不同個性... 只是剛好同校同系同班四年而已。

而,那也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2. Let It Go!】

「這個月的心情跟狀態,讓我好想,大唱"Let It Go"~~~」某同事嘆道。

怎麼可以呢,這應該是我的主題曲才對吧(搶麥),你是到這個月才想唱"Let It Go"嗎?我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早已天天高歌這一條(唯一主打歌)、簡直是以長壽劇片頭曲那樣的頻度與長度在唱了。怎能被能你被搶先唱去? --這是我始終沒有脫口而出、默不作聲的OS。

Or maybe what we need is not simply singing "Let It Go"... We shall try to make this happen: Let's G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