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背影的訊息實際上是說,你看到的不是全景。

    沒有人可以看到全景。觀看者專注凝視著背影,

    但無法看到背影的面前,他正要走去的地方。-張惠菁《告別》

DSCF1959.JPG  

  2011年、十一月、秋天、楓紅時。我在京都,一人旅行。因為是一個人,一路上沒有熟人跟前跟後或是併肩同進,絕大多數的時候,我獨自在這城市裡的很多人的背後、默默前行或靜靜停留-也就是,很多時候,我看眼前的風景、也看人們的背影。

    背影,成為我每一次要向目的地大步向前時,迎面所見的京都風物詩裡的,一個難以避開的焦點。背影,抹去全景的完整性;但,卻巧妙成為,留待我欣賞、捕捉與記憶的,風景。

    第一張刻意拍下的「背影」照,是這張-東本願寺門口的一隻、落單的鴿子-牠引我穿過大門,眼前是偌大壯觀的御影堂。鴿子非人、不通人類的言語。咕嚕叫著的落單小鴿,可能天生是慢郎中,牠不若御影堂前的那一大群猛點頭踱步、時而振翅狂飛、顯得分外焦慮的鴿子們,那般驚惶而急促;牠離群獨行,跟我一樣,牠一前、我一後,無法溝通的我們,卻有著共同的處境,一股聲氣相通的交流,把我們自然地連在了一起。有時候,一同安安靜靜專注並通透了同一個事物、以單純而不被打擾的默契-這樣的功德圓滿,可不一定能夠與同類一起建立與獲得啊… 東本願寺早晨的落單鴿與獨行旅人,輕易地打破人鴿疏途的藩籬,一齊創造並擁有了一段,專心把御影堂盡收眼底的靜好時光。

DSCF2159.JPG  

    很多人造訪伏見稻荷大社、那綿延不絕好似萬里長城般的千本鳥居。但很少人在夜幕低垂時、膽敢在其間穿梭流連。

    我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個-事實上,不只我啦,還有一位同行者。要不然,不會有這一張留影-我以背影入鏡,眼前是幽暗的、看不到盡頭的、夜之千本鳥居。

    問我怕嗎?其實,真的還好!沒做甚麼虧心事,我不懂究竟要怕甚麼。之前在宇治不小心逗留太久,入秋後的黑夜又降臨的特別早… 到了此處,天早已黑、燈已點上。來到伏見稻荷大社,豈有不進千本鳥居走走的道理?既然鳥居裡也點著燈,就是預備要讓人能靠著幽微的光線,得以在其中行走的… 「沒有理由不走!」我與同行者取得默契,各自抓好相機,就這麼踏上很多人以為的「畏途」。夜間攝影模式拍來困難重重,我們沒有心思去胡思亂想,是否有在此處拍到「心靈寫真」(日語的「靈異照片」之意)的可能性,只一味想要捕捉幾張比較清晰、不晃不糊的影像留念。正面照拍得好看的沒幾張,可這張背影照倒是拍的既清楚又挺有韻味的!一個女人,站在黑暗中、沒有畏縮、不打算落跑、只管注視遠方那一束光,不遲疑地準備信步向前… 背對鏡頭裡的寓意,可以是相當正面的。

DSCF2318.JPG  

    雨後放晴的禮拜天早晨,來到嵐山天龍寺,被前一夜雨水打下來的紅楓點點躺落在出落地格外青翠的綠草地上。我打算伸長鏡頭拍拍地上的楓葉們… 十點鐘方向、十幾步之遙的楓樹下,有一個年輕男子,早已開始這麼做。

    我在他的背後,有點東施效顰的窘… 我拿的是小兒科的老數位相機,他老兄握著的可是很專業的大砲。於是,我決定先不拍楓葉、就拍他!楓紅下、草地上、專心攝影的男子背影,看起來竟頗有格物致知的氣味。

DSCF2608.JPG  

    都說春天的天氣懷有後母心,陰情不定、多變莫測;我覺得秋天飄忽的時晴時雨、任性程度也不輸春天哪。到洛北的這一天,早上冷冽、但有討喜的大太陽。一過中午,卻飄起間歇的太陽雨,撐傘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在詩仙堂,前一秒還在屋內躲著豔陽瞇著眼看屋外楓紅呢、後一秒踏出屋外預備前進庭園時,卻被突如其來的細雨小淋了一身。眼前這位老伯執念很深,才不管你老天要灑下來的是陽光還是雨水,都來吧!無所謂!仰起戴妥帽子的頭、抓起相機、瞄準頭頂上紅通通的楓葉,我拍、我拍、我拍拍拍。老伯的快門聲喀擦喀擦,至少有半分鐘以上他都維持這個需要好定力、也許還要來一點好腰力與好臂力的站姿。老伯並非完全背對我、事實上他身邊一股勁地往庭園走去的人們才是與我完全相背的,是這群匆匆的背影過客們,在我的鏡頭裡,突顯出這位快門老伯,頑固堅持的根性哪。

(未完,待續)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