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自己的住居環境,小至自己起居歇息用的私密家中房間、大至自己實踐工作玩樂等生活機能的整座城市,我都希望可以在各種大小不一、作用不同的空間裡,看見吉祥寺。
 
    吉祥寺是一個地名,是日本東京都內的一個小地方。有公園、有住宅區、有商店街。它們在同一區域裡的比鄰存在,各有姿態與個性,但卻互不干擾地共顯出吸引人極想停駐依靠的魅力,協奏出滿區域的合諧與靜好--那是讓人可放心地把自己的身心靈,自然甘願地一股腦依附歸屬於這塊生活場域的一種魅力。
 
    很遺憾地,自己所在的城市一如世間萬事般不能盡如人意,總有些值得挑剔批判一番的不完美--太多髒污潮濕的空氣、太多紛亂且匆忙的人車雜沓、太多操之過急而欠缺實証及底蘊的表淺思考與評論、太少允許人可大口舒暢呼吸大步豪邁信步的愜意空間、太少幫助人冷靜打理好自己EQ或理智激盪發揮出更高強IQ的場合、太少教人簡單地感到溫暖與快樂的事物和機緣...
 
   隨自己年紀與生活中難免的紛擾與時俱增,越來越發現,替自己身心靈找一個可以遁逃、可以卸下武裝、可以拿掉複雜思考的單純居所,會有多麼重要。所以,越來越常問自己: 有沒有一個地方,不必太偌大寬敞、也無須富麗堂皇,能去掉以上惹人心煩的「太多」、供給助人在這城市欣喜自適的「太少」?
 
   針對這問題,我心中有個答案,我的答案是: 永康街。
 
   很早、大約是我還初出社會的時候,心底的逛街天堂,除了大學時代因地利之便常去的天母、就是離家只要走路即達的繁榮東區。而現在,天母似乎不敵經濟榮景的消褪而黯然、東區則是過分喧鬧且極度熟悉而新鮮感盡失。一向嗜逛街如命的我,開始單純因為「出了家門不知該走向哪條街才不會感覺無聊?」的問題惱了起來,這沒有解答的自問,就此悄悄實替我的心頭打上一個心結,在在讓我擔心自己是否就此內心貧乏、面目可憎。
 
   幸好,一篇報紙週末版的推介下,我按圖索驥找到了永康街,一條賣著我從前只知道有我不能吃但大家都很哈的芒果冰、與我曾經過與外帶一次、觀光客情願大排長龍也要吃到的鼎泰豐小籠包的街道。
 
   真正吸引我越走越深、越逛越難脫身的,當然不是芒果冰小籠包。而是那些,大隱於市並各自美麗的店舖。店員也各自有型、以各種不同的角度與話題與客人開啟對話,卻不約而同地不會淪於一心只要客人掏錢成交的市儈。於是...
 
   我在游於藝的展示櫃上,旁聽到了店主對著一位老先生好奇打量的五彩棍狀物耐心解惑,原來是一隻來自歐洲的骨董級桿麵棍。
 
   我在位於某個騎樓下、但店名趣味地取做「3rd Floor」 、外牆漆以嬌豔但略斑駁的嫩黃色的服飾店裡,側聽見店員與一位顧客推敲並叮嚀著拿取較合身洋裝的時間。
 
   我在無數小巷弄交錯的一個轉角,被店裡飄散出的特殊香氛吸引而入,發現了一整屋來自西藏的各式薰香、甚至幾幅價值不斐的唐卡,店員如數家珍地解說每組薰香的療效和用法,還當場燃起一隻能助人理清繁雜思緒的線香,就在沉靜於線香飛散出的美好香氲之際,耳畔聽見另一店員說著每15人即可成行的西藏旅遊團細節--原來這家店不只以販售香具的方式傳遞藏傳佛法、還會一年一度地發起旅行團帶領顧客一同親至西藏領受佛法的殊聖神妙。
 
   我在步出了滿室藏香的小店、染上一身脫卻俗塵斷去煩惱的癒療香氣後,欣喜望見店門口斜對角的一戶人家,家門口有一棵已然半開的花樹,花朵似櫻花、又有點像桃或梅花...對判斷花朵花名向來沒輒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享受見著花朵綻開的新生喜悅,拿起手機對準盛開的花株隨手拍兩張當手機桌面欣賞。
 
   我在一個名叫「車庫珠寶」、店型迷你宛若車庫的首飾店裡,意外撈到閃爍繽紛的捷克水晶墜飾,精密的構圖配景與搭色,讓水晶在胸前幻化成一幅花鳥風景畫、或是一隻翩翩飛起的展翅彩蝶,更驚喜的是開朗健談的老板娘說這捷克水晶早已斷貨、加上缺了鍊子只有墜子本身,所以兩個算我150元就好! 擅長將圖案色彩繁麗的琉璃珠以創意與隨性串成各種首飾的老板娘,也兼營二手珠寶交易,隨我身後踏進店內的熟客,喜孜孜地秀出日前與老闆娘買的二手鑽戒,價格更是驚喜實惠的教人喜出望外...
 
   還有太多小巷弄上小店鋪裡的驚艷與新鮮發現,讓我周旋在此大半個下午也不覺腿痠眼花,反倒是越逛越來勁、差點忘記了來時路與不斷前進的時間。那種感覺,彷彿近五個月前的一個周日午後,我初逛東京吉祥寺時的認真流連與依依不捨,感動與眷戀,如初一轍。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