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看見耀眼的太陽在一陣善變難測的忽陰忽雨後露臉,當下決定「出走」…拒絕賴在家裡面對任何插電或連上網路的畫面,離家出外看看走走。
 
    不知那裡來的莫名衝動,也許是來自老弟曾經身體力行過的一段莫名、卻暢快非常的都市散步-老弟總是大力建議用徒步的方式,從我們位在敦化國小附近的家門口,一路靠雙腳走到信義區去逛街。不必搭公車繞路、也無須靠需轉乘的捷運,就只消仰賴我們不斷行走的本能,以高聳入雲端的台北101大樓為終點指標,走上約莫半小時即達。這段看似長征的步行路,走起來並非想像中遙遠艱難,不知不覺中走到了目的地,也就格外能感到暢快輕鬆了呢!
 
    過完年後,身上的肥肉因為肆無忌憚的貪吃美味、也放肆地橫長了好些斤兩。於是,減肥意志又自動自發地在體內與腦內啟動堅決運轉的機制,除了少碰澱粉、炸物、重口味沾料和戒除吃著玩的多餘零嘴…等等餓其體膚的舉措,「能站著就不坐著、能走著就不站著」的勞動筋骨信念也要不懈怠地執行。老弟之前聽在我耳裡,充滿傻勁、又有點不可思議的誇張感的散步獻策,我決定以毫不遲疑、大步邁開的步履著實走上一回。
 
   屬於我自己的一段都市裡的小小「遠征」,就此上路……
 
   一路上,車、人、被人豢養或是自行流浪的狗貓、跳躍吱喳的麻雀、隨著風吹而飛滾的塵土或垃圾…都在這城市的大街小巷各角落裡,行走著。
 
   一路上,因為好奇、也因為想抄進路省腳程,拐進平時搭公車或捷運根本不會經過的、接近國父紀念館的幽靜巷弄間,發現一些很有個性的家居或服飾小店,櫥窗的面貌與氣味,百家爭鳴地訴說各自的品味偏執;我被一家專售峇里島傳統木刻擺件與家具的傢俬店閒適質樸的門面吸引,隨性踏入馬上賴上了一屋子柚木爽淨的清香,愛上了峇里手工木雕家具或飾物、那刻工繁麗與木頭肯實所交織出的低調奢華感。從悠閒的折疊躺椅、小巧的置物箱或面紙盒、乃至大餐桌或寬木床…每樣都好想帶回家的喜歡哪!可惜沒有足夠的空間容納、也沒有寬裕的手頭付帳…最終在與年輕有為的店老闆閒聊後,買回便宜又道地的峇里島線香,打算回家先用味道製造悠然自適的南國氣氛,沈澱安撫一下身心;把家打造成峇里島式的VILLA般那樣的春秋大夢啊…就,再說吧。
 
   一路上,總是和騎單車的人與車相遇而過。人行道上、等待紅綠燈的馬路邊、斑馬線旁的自行車道間…單車騎士的身影無所不在。不論是單獨騎乘、或是成群結隊,騎單車儼然全民運動,風潮成了生活風格、也是城市新風景,我恰巧碰見一群十來位從頭到腳穿戴專業騎車配備衣裝的老小們,由他們車上都插著相同的旗幟不難判知,他們擁有共同的方向與目的地;他們默契地停下車、掏出地圖、自動集結,一起在等燈號的空檔確認接下的單車行程。沒有甚麼畫面,會比一群為了共通想望、而快樂相聚相守的人們,那努力的面容與積極的身影,來得更美的。
 
    一路上,也有流浪漢。不知是因純然的疲累或無所事事便昏睡過去、或只因不想太清楚面對、這渾世間毫無依偎與本事過好日子的自己?流浪漢拖著一袋袋宛如資源回收物的破爛瓶罐或衣物,幾包不知過期與否、內容物渾沌不明的食物與雜物,翹著二郎腿一身黑污襤褸,獨霸人行道上的一張鐵椅呼呼大睡。走過這樣的流浪漢的身旁,我慶幸當時並未吹起任何逆風、也剛巧鼻子不通的痼疾從早上犯到下午…否則,那股恐怕領教不得的流浪滋味,就要五味雜陳地向我強硬撲來。
 
   一路上…就這麼遊遊蕩蕩地行走,毫不設防地觀看-也許真的不必走上太久的一段城市散步,硬是被許多路上風景與人間姿態,越拖、越長、越饒富況味……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