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個大年又一年,一連九天的春節假期,雖可堪稱是近年來難得的超長連續假、但若跟歐洲人動輒兩個禮拜起跳的聖誕加新年大假相比,還真嫌短了。
   
     這年假,起初想來九天之長的假期理應會很長足,到了尾聲卻徒呼負負地驚覺時間總消逝得太匆促、還有好多最初期許自己要好好做的事,終究都沒做…究竟,時間都被浪擲在些甚麼人事物地上了?
 
    很多最窮極無聊與難受的時光,被迫獻給了南下返老家及北上回家時,動彈不得的「龜」速公路上。幸好車上還能放放我和老弟新買的CD大聽解悶,開車的老爸途中很配合(應該也可說是別無選擇!)與我們同聽方大同、DUFFY、甚至老弟最鍾意的Heavy Metal。偶爾跳回來聽聽他懷念的木匠兄妹、也不可免俗地要暫停CD Player轉到FM94.5的警廣路況報導。(雖然,我一心認定,過年的路況最無意義可言、沒有聽的價值,因為從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國道省道乃至濱海道路等講一大堆,這些路上還不都只有幾個現況在輪迴-定點、回堵、緩慢…)每輪到播放陳綺真雲淡風清似的柔緩曲風與細微歌聲時,老爸會不太識趣並百般不情願地說:可不可以別再放她的歌啦?!老爸以為,走走停停的車陣裡,邊聽太過溫柔的歌邊開車,他恐怕就要放開方向盤踢開油門,沈沈睡昏去了…
 
   很多既滿足又罪惡的時光,半自願也半強迫地獻給了在中南部家族團聚的每頓大小飯局裡。要嚴格算的話,打從放假前最後一個上班日,與同事吃了一頓鍋神涮涮鍋當中餐,接著除夕晚上一家人的圍爐又是大火鍋外加一條象徵年年有餘的紅燒划水,年初一的返鄉之旅-從沿路的休息站,一路從北吃到台南、再反方向從南一路吃到台中直到回到台北…爸爸老家由媽媽嬸嬸等媳婦們張羅的家庭火鍋、大夥閒聊天配茶必備的豬肉乾與年糕、媽媽娘家由舅媽掌廚的漁村海產大餐、百貨美食街的鐵板牛排、日式餐廳的咖哩炸豬排、住宿台中全國飯店時的庭園自助早餐吃到飽、與妹夫全家聚會的台中新天地生猛海鮮合菜、休息站的愛爾蘭式花式薯條與蕃茄牛肉麵、塞在車陣裡打開來一口一顆果腹的台南虱目魚丸與小林煎餅、回台北後陳綺真簽名會排隊前的大蒜拳骨拉麵套餐…這一路盛情難卻的吃喝,別說胃鼓脹的誇張,就連全身都有隨時爆破的預感!每每聽到親戚們「來吃飯!」「過年多吃點沒關係…」「要吃乎飽啊!」等招呼勸進語,聽到最後都很想逃之夭夭哪…
 
   有些愜意又舒暢的時光,自動自發地獻給好天氣的家附近公園與人車變稀少的小巷弄間。有感過了一年吃了一路也胖了一圈的身心恐怖負擔,回台北後天天早上或下午,輕裝素顏踏布鞋,駕著我新買的捷安特小折大騎特騎至少半小時,騎到雙腿微酸麻、額頭冒熱汗,再暫擱下小折、站上杵在公園空地上的健身器材扭腰提臀練手臂一番。一向視喘氣流汗狂心跳為畏途而極討厭運動的懶人我,驚喜發現運動後我的素顏並沒自己想像中的糟,臉龐自然的紅暈與朝氣的光澤,真是化妝也化不出來的好氣色。
 
    有太少的時間留給讀書與寫作-放假前便宜購入的五本閒書、以及更早前老弟大推薦的幾本推理探偵名著,沒讀上幾行字、就連胡亂地翻看也沒做。南下四天過著沒網路可上沒電腦可用、連第四台也沒得看的無電視原始生活,忙著吃喝交際的手,也沒能空出來找紙提筆書寫塗鴉。後來回台北突有需要提起筆寫沒幾個字,那握筆的手與看著筆下潦草猶豫的筆順字形的眼睛,被分外的唐突,惹得充滿生疏情緒起來。
 
    我就這樣過了一個大年-在「停不了的大胃王兼趕集式的吃喝馬拉松」「時而盲目時而認真的拜年與招呼」「捻香處處拜神祈安燒金紙」等舉措間,開展了這麼一個新年的。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