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慕尼黑匆匆停留,導遊將我們帶領到熱鬧的市政廳周邊、給我們自由活動時間,強烈建議我們找間餐廳,吃一頓粗飽的德國豬腳大餐、配一杯沁涼的慕尼黑啤酒,才不枉來此一遭!飯店單調早餐早就消化的差不多, 這項提議我們當下欣然採納,隨緣而直覺地走進這家餐廳,開始了我在歐洲幾乎是最飽又最難忘懷的一餐…

    餐廳正門口~~就位在聖瑪莉安廣場,教堂樓下附近~~.JPG

    走進去之前曾被提醒,德式料理的特色,其實就是沒甚麼特色可言… 這個民族凡是講究務實,吃喝不過就是生活裡的日常必須、尤其是不需費心製造太多浪漫的一環;所以德國的料理很家常、很樸實、從內容物到裝盤,不像義大利菜那樣熱情又熱鬧、更沒有法國料理的精緻高雅… 肉就是肉、菜就是菜,一塊塊一坨坨的,食物該是甚麼樣子就是甚麼樣子、該有甚麼味道就是甚麼味道,不添油加醋、不精雕細琢,算是一種「忠於原味」的踏實與簡單態度吧!?似乎,飲食文化,多少能忠實反應一個國度的民族特性。

    喔耶~這就是德國豬腳大餐! 一隻快跟我臉一樣大的豬腳,一盤酸菜加兩顆馬鈴薯泥~~.JPG

    我絕對不會忘記,當「主菜」德國豬腳端上桌的那一刻,幾乎是我們臉的快兩倍大的厚重白磁盤、盛裝的豬腳可能比我們的心臟還壯大一點吧… 嗯,德國人為何塊頭較魁梧粗大,哈哈,我們從這盤壯觀到傻眼的豬腳,瞬間明白了…

    如果是小鳥胃的人,恐怕光是豬腳旁的那兩坨相當於一大碗飯量的馬鈴薯泥,就可徹底塞爆胃囊,根本無福消受盤中那大塊頭的「主角」吧!? 餐前已有麵包、餐間還有啤酒等著我們下肚,這簡直是某種極限挑戰… 我腦海裡短暫閃過日本大胃王節目那些狂吃人士比賽間的猙獰面容,心想我們等下舉起刀叉,是否就要激情搏命演出那樣的表情呢…

    結果,我們還是力保優雅鎮定,儘管德式料理乃至餐廳的氛圍,相當親民平凡,不走一絲絲浪漫高貴的路線。埋首狂切猛吃的過程,讓我幾乎忘了餐間我們到底有交談過甚麼… 好像除了吃還是吃、也許開口說過的話語約莫都不外乎「好吃耶、很好吃、怎麼那麼好吃、好吃斃了…」等等詞彙而已吧!這樣的心得,實在、純粹-正如這料理的本色。

    我跟KEN都很羨慕的一景,一群白髮蒼蒼的老朋友,大口吃肉、把酒言歡!.JPG

    席間,環顧客滿的餐廳內,有一幕,與食物無關、卻讓我們看了印象深刻且感動。一群老人圍坐一桌,美食好酒當前、食指大動把酒言歡。我們猜想,他們應該是一群相識已久、老來相伴的老朋友,正在敘舊… 很多人都在抱怨與不滿足於生活裡種種面向上的不盡人意,嘴邊已掛滿一串欲求不滿的埋怨、嘴裡還堆有滿腔的不爽排隊等著從口中竄出… 其實,應該要反其道而行,讓美食美酒順口而入,自然會少說點抱怨、說出的肯定是如美味佳餚般、歡樂而滿足的言語了;加上老友、老感情、老回憶佐餐,生活裡的快活與樂趣其實很容易追求、世界其實很美好,不是嗎!?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