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的一生中,待在辦公室的時間,認真算起來恐遠比坐在自家沙發或躺在臥房床墊、或是求學時待在教室或操場上的時間,都要來的漫長。
    如果問起待在辦公室的人們的心情,十有八九多會告訴你--複雜的比簡單的多、沈重的比輕鬆的多、狂暴的比平靜的多、茫然的比清醒的多、憂鬱的比快樂的多、虛偽的比真誠的多。
    想起來很是令人又驚又愁地不免心慌與頭皮發麻。大部分的人大部分的生命時光,竟然就是得耗在這樣漫長卻叫人無以為繼又無可奈何的辦公室內嗎?
    也許你會說,這就是人生啊!要生存要掙口飯吃,就得工作;工作大多就是得待在辦公室,所以再怎麼討厭也是逃避不得。
    較少部分的人,也許會有那麼一天,這群人會有越來越多的趨勢:選擇走出辦公室外的人生。有的可能是回歸家庭--在家裡為家人奉獻的,做全職主婦、不事生產的、當一條懶散而焦慮的米蟲;又或者是把家當辦公室、做起SOHO族試圖自給自足。又也許有人選擇不安於室--不論是辦公室或是家裡的起居室--把世界當成辦公室,到處遊歷玩耍、浪跡天涯,當然能這麼做是最多現在坐困辦公室的人最綺麗最奢望的理想大夢,但無疑地這也最難於實現,它除了要勇氣要膽識要實力,最重要的是要穩當而充足的財力。說來諷刺非常的是,大多數人選擇終其一生離不開辦公室都說是為了最現實的賺取錢財,然而這大多數人中的很多卻是終其一生都沒存到甚麼錢財、也當然從沒能夠好好享受財富帶來的好生活品味與品質。
    圓不了甚麼春秋大夢,賺不到甚麼大錢,卻也很難真正帥氣地甩脫,令人提及憶起便心煩意亂的辦公室人生。
    所以我一直期待與以為,辦公室文學的被書寫被閱讀,是絕對必然而重要的存在,它可以像一劑劑百憂解,讓生命暫時甚至可能永遠離不開辦公室的你我,因辦公室而耗弱而疲乏而單調而負傷的心靈,得到撫慰、宣洩而被救贖。
    有幸盼到了胡晴舫久違的散文著作--「辦公室」,就是這麼一劑難得一見的百憂解。一篇篇介於小說和散文寫作手法間的短篇,幫助了我思索與定義辦公室人生之於我的意義與價值,清楚提醒我更積極地確認,是不是該安份地習慣辦公室內的日子或是要積極尋找自辦公室出走的可能。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