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想到我會養到這麼肥大的一隻蝦子!取名「蝦王」,無非是取其身形龐大、幾乎是一般孔雀公魚的大小;比起牠的黑殼蝦同類們,更約莫有三到五倍大的壯碩。
 
    起初只是有感去年底買回的一批黑殼蝦們,也許因為低溫的寒冬而在趨低的水中受凍而凋零殆盡,這麼一來在我的水族箱內,就此少了一群辛勤扒糞清穢的清道夫。所以兩週前又到水族店「補貨」-問老闆一般養魚人最常用來清缸內髒污的黑殼蝦怎麼賣?老闆豪氣地說:「一兩八十塊啦!妳要多少…」哈哈…對重量長度等計量單位向來觀念混亂印象全無的我,根本回答不能。於是,我換個方式與豪氣老闆商量,約略比出我魚缸的大小、講述缸內的生態,老闆隨即露出「我了了!」了然於胸的態勢,「那就賣妳二十塊的蝦,就差不多適量了啦!」我就拎著一小袋灰壓壓、蹦蹦跳的蝦兒們回家。
 
    一打開袋子的那一幕,至今還真難忘。照豪氣老闆的計價邏輯,這二十塊的蝦約是0.25兩;這0.25兩數字乍看來頗微小、但所等同的蝦量卻是看了有點讓我頭皮發麻的多。 大小群蝦剛落進陌生水域的瞬間,為找尋棲身落腳的適切處所而在浮載沈地滿缸竄動飛舞的紛亂,比群魚四處泅游的畫面還來得生動而眼花撩亂。
 
    不久,蝦兒們各自群踞一方,常常你抓我我搔你,看不出是在互相嬉鬧逗著玩樂、還是爭取食物地盤而打鬥著。漸漸,水底不時出現三五隻蝦爭先恐後扒著死蝦屍體大快朵頤的餓鬼樣,最後往往是一堆殘破透明的精光蝦殼、在牠們如禿鷹似鯨吞蠶食後的一哄而散後,零落悲涼地飄散著。也因此,一幅適者生存的天然畫面在這小缸子裡定了稿,留存下的「適者」們自此相安無事地在這水世界裡各自扒取所需,終日不知忙些甚麼地在水底層快速舞動腳爪停不住地翻攪,吃喝拉撒的營生著。
 
   其中,一隻大肥蝦,比誰都頻繁地,兩週就脫了兩次殼(在我們的視線所及時)。每脫殼一回就長大一圈,壯大成如今這般。發現牠雄赳赳氣昂昂地在水底,張牙舞爪式的活動,常嚇得其他小蝦紛紛走避開道讓牠呼嘯橫行;就連比較嬌小的魚兒,都會在被牠的利螯、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地掃瞥到後,倉皇地亂遊一通。直到有隻小魚跳缸自殺、一隻大肚便便的紅球魚被牠抓到肚皮而流露驚恐被我撞見,這才把牠拉出,讓牠離群所居。
 
    結果,就在為牠佈置好並展開關緊閉似的獨居生活後幾小時,牠不安分地爬出獨居小窩!老弟在我房間門口地板上,赫然發現蝦王匍匐前進的「小」身影(牠在水族箱以外的世界,其實是不可諱言地渺小)且這一爬,就是一場「遠征」-依路徑來看,牠必須穿越水面、攀過獨居小缸的邊緣,然後一躍而下置放小缸的桌櫃,再從距離桌櫃所在的客廳、呈現對角線之遙的我房門口。難怪當我們發現牠在房間地面上時,牠成了獨臂蝦-一隻螯已不知去向,想必是上下跳躍折騰的遠征路上失掉的…
 
    一般黑殼蝦離了水,不出幾秒就會從活跳跳變成死翹翹。但偏偏蝦王很瞎,爬了老遠還能大口呼吸、四處張望。當然,也許在晚點被發現的話,牠極可能會從囂張勇猛的蝦王變成乾癟沒命的蝦米…但牠能有這款異乎常蝦的體態及舉動,已經讓牠的主人、跟知情的主人親友,又是好笑、又是驚訝地,直呼:「好瞎!」
 
(PS 1: 後來,以這蝦王的特徵以及牠超乎一般黑殼蝦的舉措,去google了一下…才驚覺,牠可能根本就不是黑殼蝦,而是美國螯蝦那一類的其他品種。)
(PS 2: 好友Victoria聞後直說:牠…會不會根本就不是蝦子?!是蠍子吧…還是,牠是混龍王宮派來的蝦兵蟹將那一掛的?如果是的話,哇!快送牠去廟裡啦,牠可不是普通的蝦啊!)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