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間書桌,桌面很少清爽露「面」,泰半時間都像這樣,被一疊書、茶杯、CD、保養品堆滿;書與杯與瓶瓶罐罐的模樣常因使用程度而變換,但滿到霸道地掩蓋所有桌面,則是不變的景象!)
   (↑在英國讀書時的房間,從書桌、牆壁轉角的書架、窗台、床與地面…甚至廁所與房間的兩扇門面,都是目不暇己的滿!但凡是進過這間房的每個人,都說這塊空間分外溫暖!)
   我的生活空間,舉凡家裡房間、辦公室的座位、甚至留英時候暫居一年的學生宿舍,儘管時空互異,卻都有一個共通特色…
 
   那就是「滿」-時時刻刻保持一種物滿為患的豐盈姿態。沒有一樣特定物件是為數特多的「主角」,整個生活空間就是一間鬧烘烘的大雜院,我的所有物,不管是過客一般的暫時持有、或是常相左右的永久收藏,它們兼容並蓄地,充斥在我活動範圍所及之處。
 
   硬是要說到底甚麼東西是我擁有最多的?可能是書,CD與錄音帶,保護身體髮膚、或吃或噴或抹的瓶瓶罐罐,把玩欣賞炫耀皆相宜的小模型玩具,捨不得丟棄的信件、卡片和紙條,四處旅行買回的各式紀念品與明信片,購物時包裝用的大小提袋,價值材質造型不一、閃亮亮叮叮噹噹的首飾,塞滿衣櫃、甚至動用到大行李箱來裝載的衣服與配件,就連養魚蝦的水族箱裡也是食指浩繁、魚蝦和水草假山等簇擁出一團摩肩擦踵的熱鬧…越說越多樣,由此可見有多紛雜。
 
   我不喜歡所謂的極簡風,那種只有冷酷的黑白灰色系、只有點線面與方正角度交織的井然有序,把生活空間弄得猶如來自未來世界或星艦迷航某星球人所駕駛的太空艙,一點溫暖個性的人味都嗅不到。日本傳統美意識裡的靜寂寥落之美(侘び、寂び)也僅止於圖片與文化精神上的欣賞與瞭解,倘若要真正將那種無垢純粹,堅持落實在自己生活裡,那必須將我的腦袋徹底格式化才作的到吧。
 
   曾經歸咎於自己自制力不足的隨性消費,也曾怪罪於不擅長整理收納,或也認定是自己根本不諳適度丟棄、有捨方才有得,也是種必要的生活藝術。但原因為何真的無從也無須追究了。我和一窩的滿向來相安無事地共處愉快,彷彿我的自在姿態與自得其樂的性格,就是來自於這些生活空間裡形形色色的「滿」。每當我因為生涯的路徑切換、而被迫移動生活空間時,再滿的一切,我都能隨心所欲地將之全數打包與俐落位移,過程再繁複辛苦也始終堅持甘之如飴地去完成。於是,滿雖普遍被稱之為一種生活之患,卻也成為我不可分的甜蜜負荷,走到哪、就滿到哪。是滿註記了我至今與往後的各種生命痕跡;而生命,之所以以很自我的樣貌任性呈現,也都多虧是自己以各種手法與物質,不客氣地刻畫下的各形各色多樣圓滿,所造成的呢。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