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新買的燕子牌A6方格線筆記本攤開、蓋住平日寫作已重度依賴成性的筆電鍵盤。提起好久沒用的鋼筆,一邊捧讀新買的書《最後的邀請》、一邊筆記下打從心底認定,過目不可忘的醍醐好句;雋永的文字刻在標榜可永久保存一萬年不褪色的中性紙頁,比起用數位平台上打字上傳存檔,更踏實安心。)
    重提起久未旋開筆蓋書寫、筆鋒已然乾涸的鋼筆,填充以剛從住家附近的老書局買回的墨水匣。在意外發現到的日本老牌燕子牌筆記本,嚴謹工整地印上淺方格線的扉頁上,沙沙地寫著。
 
    將近四年的時間,面對電腦螢幕手敲鍵盤打字的blogging姿態,替代了過往埋首於精心挑選的筆記本振筆疾書身影。這期間內的手寫字跡,恐怕只存在於,刷卡單或喜宴綢上的簽名,或是為了申請學校、作健檢、辦簽證、簽合約、開戶頭、找工作而必要的繁複填表;再者,就是工作或居家時,為了抓緊記憶與傳遞訊息而草草的筆記與紙條上…真正為自己的思緒與情感抒發,搏感情逐字寫下的手跡,反倒是少之又少。
 
    據說日本已故名導黑澤明晚年幾齣電影劇作,就是他以筆就紙老實地刻寫完成在燕子牌筆記本上。不論視覺或觸覺都舒爽又順暢的筆記本頁面,重啟了我提筆大書的寫癮-不管是揀選並抄寫下讀書時拍案驚奇的感動好句、抑或是隨性寫甚至畫下我當下在腦海與心頭盤旋縈繞的感觸-都觸發了我想親手寫出來的動機。因為,儘管說的比唱的好聽,但我更深覺,「寫」這番動作來的比說的更加有趣且重要。書寫,是種最沈默穩靜、也最有存在感與份量重的根本表達方式。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