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節放假的那個星期五,天氣熱熱的、直到日落後這城市被換拉上了通天黑幕,那股悶熱的低氣壓並未散去。這些日子以來換季時期的飄忽冷熱,在這一天是由熱替代並驅趕了冷,彷彿是為了呼應我們這群老友相見歡聚、總是難免暖烘烘地燃起的滿場熱情,熱切而生。
 
    週末時的熱門餐廳,訂位總是滿檔;三天前就幸運預約好的位子,連屁股準時坐定位後開始的每寸光陰都需被嚴密控算。我們訂好碰面歡樂吃喝談心的餐廳,規定用餐時間是一小時又五十分-這對我們顯然是不夠的…Come on! 又不是平常上班時的午休時間,時間短的讓人連認真消化便當食物與談笑內容的精氣神都被鎖不健康地住呢…放假日的悠閒溫馨老友聚餐,豈容用餐時間限制的機制,毫不浪漫也不大方地被控管?
 
   好在台北城裡的東區,除了車多人多商店多、還有多到記不齊又吃不全的各式餐廳酒肆路邊攤、櫛比鱗次地充斥大街小巷。出了餐廳的我們,決定往熟悉的一間lounge bar續攤。正當我們迎著晚風瞎繞著、走近那「續攤」的去處時,赫然發現那個bar早早關門大吉,門面已是靜悄悄地蒙上一層無語的死灰。我們在巷弄裡繼續不死心地瞎繞,視線與目標,被擋在一條狀似防火巷的直立式小黑板上「比利時水果啤酒…」的字眼聚焦。「哇!我最愛的…比利時水果啤酒…好懷念、好好喝!」沒想到不只我,身旁的朋友們也覆議,於是毅然走進漆黑到詭譎的小暗巷、接近必須撐起些厚臉皮張開點白目才會大喇喇踏入的不知名小酒吧門口,問好了消費方式與價目…就這麼糊里糊塗地歪打正著踏了進去。
 
   整個小酒吧被黑色幽默兼搖滾略混復古的各種擺件佔的滿滿,地下室的位子因為有人包場而滿,就這麼剛好地,剩了樓上僅有、可容納我們一行五人的一組沙發一張茶几加一台電視。就當作像在自家客廳「轟趴」那樣,開著電視配著音響、各自慵懶在沙發各踞一方,我們把店裡所有口味的水果啤酒都各點上一瓶,要了啤酒杯與一小桶冰塊,貪心又開心地分著品嚐。
 
   這呼朋引伴的一嚐,引我想起,上一次在燠熱中讓比利時水果啤酒開懷沁心脾,是近兩年前在比利時短暫停留間那頓午餐的往事了-留學時期結緣的好友們,為了抓緊歸國前的最後悠閒時光,給自己計畫了一趟畢業旅行;比利時,是那趟瘋狂的十五天玩九國之旅的起站。沒料到八月的比利時,比起當時陰情雨冷熱總搞不定的英國,來的分外溫熱,從不像老歐們日正當中就開始啤酒當水喝的我們,竟也顧不得會不會就此失態爛醉,想起當地最馳名的莫過水果味啤酒了,便義無反顧大喝起來!
   哈哈…看好了,照片中倚著大盤半口都還沒動的正餐而立的那杯,正是我點的草莓啤酒,隨我入鏡前,已經離開啤酒瓶落入杯中、且三分之一已隨表面的細白泡沫冰涼滑順地吞下肚解渴降溫了。當時真傻,第一次到比利時,第一次在當地喝最正點而正宗的水果加味啤酒,竟然沒把酒瓶拍下,要是我不說或不記得,誰看的出來這張照片是在比利時所拍、又豈能辨識那杯中物是比利時水果啤酒?
 
   所以反倒人在台灣,捧起酒瓶、還是各種口味各一瓶不重複呢,刻意留下了一張這樣的影像…

    看來,不管處在哪個時空,假期、老友、酒,總是三位一體的美好存在,替我製造快樂的時光,以成越陳越香的醇厚記憶…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