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9193  

攝於2015年四月,午後的泰國曼谷、臥佛寺(Wat Pho)。

 

    初訪泰國-我人生中造訪的第二十個國度。

 

    初印象是-其實這裡,沒有我起初想像的那麼熱。

 

    出發前,極度怕熱的我,擔心南洋典型熱帶的恆夏氣候,會不會太過熱情到讓我招架不住、影響遊興、減低吃與買的戰鬥力… 就在正式踏上泰國土地的前夕,輾轉聽一位剛從曼谷參與潑水節歸來的學弟說,氣溫飆破攝氏40度、每天像行走在大蒸籠裡一般…

 

    但,在潑水節過後的那週,逗留曼谷的這五天裡,我幸運地幾度享受到又急又快的幾陣大雨後,整座城市被雨水洗刷而產生的宜人微涼,特別是在難得的微涼時刻、恰巧落在夕陽前的向晚時分之際。

 

    預期心理中的難受悶熱,雖然終究在旅途裡仍是必須盡力試圖忍受的,但能夠時不時地置身恰到好處的雨後微涼,這種感受反倒成為我個人重要的曼谷初印象之一。

 

    比如,旅途的第二天,造訪臥佛寺,彼時已是當日下午四點,陽光逐漸收斂起日正當中時的火熱氣焰;加上一團團如蝗蟲過境、使人倍感焦躁的「強國人」遊客,似乎也從這一區走遠了… 微涼感在我的臥佛寺造訪中,首度翩然而至。我在臥佛所在的寺廟門口廊下,享受到如久旱甘霖般的向晚清風,直讓我對這份珍貴的涼意心生感恩… 事實上就在這一天開始之前,曼谷其實下了近一整晚的大雷雨,雷聲大作到連我這個擅長熟睡的人,都能被狂暴的雷鳴與驟雨聲響打斷睡夢、數度被吵醒。忽夢忽醒的睡眠中,我不免擔憂-不會吧,雨驟雷響至此,明天的寺廟巡禮行程不就泡湯了?啥也甭看了?聽說泰國的排水系統不好,一遇雨就會到處漫水,我豈不是要涉水看臥佛或是滿頭滿腳濕答答地去參見大皇宮了?

 

    沒想到,一朝醒來後無風無雨、擾人睡夢的轟天雷響也靜默了。早晨天空微陰,雖不見晴光、可至少降了點溫,一整天雨水都未曾現身擾局、讓我得以一身清爽地在外行走一整天。

 

DSCN9007  

 

攝於此行第二天早晨,從下榻的設計行旅店"Inn a Day"房間窗戶,望見在招披耶河彼岸的鄭王廟。
視覺上是微陰、幾乎感覺不出昨夜的風狂雨驟及暴雷…

 

    就是打從這一天開始,我感覺這一趟旅途,一路上都被庇佑與祝福,許多暗暗擔心的、茫茫然未知的… 最終都未能阻撓我堅定的旅行意志及步履,人生中第一回泰國行,得以安全圓滿地走完。

 

DSCN9044  

 

雨後的早晨,曼谷舊城區的街道。人行道與馬路上依稀留有昨晚的雨水,

加上觀光人潮車潮尚未湧現,暫時呈現難得的清爽與清靜感。

路上不時出現偌大皇室成員肖像,也許正是這個國度對皇室高度敬仰的體現,

一路上不時如此與各皇室成員的巨型肖像匆匆一瞥,

成為此行微妙、另類的視覺與文化衝擊。

這張照片裡人行道上的皇室成員玉照,影中人是二公主-詩琳通公主殿下。

今年過60大壽的她,未婚,熱愛文學、通曉多國語言(包括漢語)、經常探視貧民、

本身也長期資助貧童、形象親民慈善,深受人民愛戴。

 

 

 

 

(待續)

 

    文章標籤

    泰國 曼谷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