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同事R午間用餐時分享的一段,出自R與白目女(以下簡稱「白」),某天在後門走廊間的對話。
 
    白:(故作親暱、提高八度、唯恐別人聽不見的音量)嘿!Hello… R…
    R:(稍有驚嚇與詫異,質疑是否被喊住的是我?看過四下除「白」與自己外,並無他人在場,這才確定被叫住的是自己)嗨…
    白:(持續驚喜兼高調甜膩的聲音)妳…妳這條項鍊…好美唷!
    R:(持續驚魂甫定、但面對不甚熟稔的「白」,還是要維持表面的和平,禮貌以對)喔…沒甚麼啦!謝謝稱讚。
    白: 這條項鍊,在哪買的呢?多少錢呀?
    R:(喔?!「白」還意猶未盡、不想結束話題嗎)嗯,東區逛街時買的、這是XX牌,我在他們的直營門市買到的…大概1000多塊出頭吧…
    白:(表情從驚喜忽轉為驚訝、參雜狐疑狀)我知道!我知道這牌子…但,甚麼!?才1000多塊就買的到喔…這,應該是-假、貨、吧!!??哈哈…
    R:(臉上陰影斜線密佈、外加頭上一群烏鴉飛過)呃…
    (對話結束)
 
    我一點也不意外。以我們或旁人多或少和「白」交談過的經驗,「白」開展與結束一段對話的慣有操作手法,開始的時候與一般交談並無二致、但總是在速度如旋風般勁疾的急轉直下間,以直達令人心臟暫時麻痺、空氣瞬間爆冷凝結之譜的一句短短評論或感言、讓對話默默並不快地結束。我「安慰」直說自己當下只感尷尬,但回家後越想越火大的R-沒甚麼,別太在意。趕快把這段對妳我人生沒太大幫助的對話,從妳腦袋刪除吧!
 
    與曾任精神治療師的朋友閒聊時,提及這段「姑且當作日常笑譚來聽」的對話,朋友突然語氣專業而認真,於MSN對話框拋給我幾個陌生字眼:亞斯伯格症候群。
 
    這似乎不是開玩笑了-當我好奇上網搜索、仔細看完關於這症候群(簡稱AS)的病徵描述後,我發現,關於AS諸症狀的形容,其實程度多輕或重地、散見於生活周遭許多人、甚或可能包括自己的發言與舉措之中。(可見: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jan/8/today-life8.htm;建議可多多google,觀看更多有關AS的諸多文章)
 
    當然,在我們懷疑旁人或自己是否真的罹患AS或任一種精神疾患時,切勿「自己當醫生」妄下判斷;必得透過專業精神科協助診治才可斷定並試圖治療。但,當我讀著網路上自身罹有AS、或是有親友被證實得AS的網友的心聲時,心中細數生命各階段中,偶爾遇見的幾個,被強烈批判「外星人!怪咖!完全無法溝通!超難相處!」並明顯被眾人排擠的同學或同事,不由得浮現「唉呀…某某好像就是這樣子…難怪會…」的恍然大悟。
 
    我恍然大悟於,任誰都曾多少有過「這世上沒有人真懂我!為甚麼大家都聽不懂我的話!為何事情不能照我所想的那樣進展?」之類的情緒。只不過,「正常」人可以嘗試用與外界再溝通或傾聽、說服別人或調整自己、甚至完全妥協並隱忍等方法,去回應與釋懷這種情緒。但有人總是作不到,於是壓止不住的症狀盡情發作,引發衝突的機率隨意滋長,最終把自己搞成像顆不定時炸彈、引爆不定時的烈焰火花,越演越烈下,燒痛了自己、也燃發了別人的熊熊怒火。
 
    在相互不願瞭解的狀態下,你怒不可抑指控他白目不識大體、他可能反覺你不能接納真相還生氣真是白癡…,若有任一方當下忍不住,衝突的火線已被點燃,不和的火爆,一觸即可狂發。
 
    我畢竟不是精神科醫生,氣呼呼地定義別人就是「有病啦!」,甚至對其「可能病徵」邊觀察並邊生著悶氣,於我是太魯莽而沒必要的作法。經過一番思考,決定以後自己如果也遇上了「白」或與「白」相仿的人, 對自己說聲「算了、沒事、當作沒聽清楚吧!」即可輕描淡寫地帶過。只不過,忍久了,是會修成正果、忍出個好修養來、或者、會不會忍出個病來哩?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