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隻鳥,偶爾拍動翅膀、往天際仰首或向地面俯身飛去。天空有時很澄明晴朗,平地上經常熱鬧喧嚷,光景情調或有不同,但我總喜歡隨興翩然而至,我慶幸我有一雙翅膀,雖然體型嬌小的我,展起翅來沒有威風的老鷹那般豪氣而迅速,但比起雞鴨鵝們整天只能在地上搖頭擺腦地東繞西走,能有一雙可以舞風振翅而飛升的靈活小羽翼,得以輕盈與自由,可謂是種幸福的恩寵了。
 
    我最喜歡二月,有河津櫻一朵朵從默默含苞開始,在我經常棲身穿梭的枝枒間迫不亟待地爭相綻放。河津櫻是櫻花裡最早開的品種,不必等到三月底或四月,就在還偶會下雪結霜的冰寒二月,他們就要伸展粉紅花瓣盡現嬌媚的花姿了!我住在鐮倉以供奉日本現存最大尊木雕觀音聞名的長谷寺,這裡有種滿各式花草林樹的庭園,又鄰近江之電這條百年老鐵路的沿線車站旁,因此一年到頭始終吸引如織遊客,有為虔拜觀音而來的、有為賞花望樹修養性靈而來的、有海外觀光照著旅遊手冊指示而來的…因此我的住所經年熱鬧而生氣勃勃,我的視線除了花、草、樹、空、廟宇、陽光與雲朵與我的同伴們,還有嘰喳喳的、川流不息、看來遊興昂然的人群。
 
   我生來一副淺黃綠色交雜的羽毛,和早開的粉紅河津攖恰好形成對比色,色彩上雖是反差但仍有柔美的調和,人們在萬花其放的繚繞繽紛間發現我的蹤跡時、總會分外驚奇-我自己是早已習慣在這其中活動著,我不知我與花兒們為伍這如此尋常的光景,呈現在人群面前是有多麼轟動而了不起。後來花兒在我耳邊輕聲告訴我,因為我長相與身姿對人而言嬌俏可愛,尤其我停不下來地又跳動又轉身、還會忽焉翩然飛起,在在都能驚動平時少有機會觀看自然事物的人。更吸引人的,是我開口引吭時發出的聲音!-曾有一隻與我模樣不同、渾身黑壓壓張嘴只會單調地啊啊叫的烏鴉跟我說,說的時候還抱以略為幽怨又參雜欣羨的口吻。
 
   是的,比起四處活動、止不住也看似沒有終點般地飛翔,我其實更愛把朵朵繁花的樹梢當成舞台,以一個舒適的位置收緊雙翅、站穩身體,唱歌。我發現每當我定身開口、拉長幾乎被豐厚羽毛覆蓋到看不來的短脖子,敞開胸懷啼唱時,地面上那群忙著行走與說話的人們,便瞬間靜止了下來,他們不趕路、不再驚訝地轉動眼睛、不再忙碌地東張西望、也不再手忙腳亂翻找相機對焦與喀擦喀擦地狂按快門、更不再你一言我一語地急於表述旅行的想法或感動。
 
   他們,只顧著聽我唱歌。我感覺前所未有的平靜,過多遊客所引入這個僻靜處所的喧囂擾攘,終能一掃而空!就像我獨自飛行時那樣,專注而自由,但唱歌讓我有了欣賞我、讚嘆我、願與我共鳴的觀眾,不會有人會因為我的翩翩飛起而稱讚我,關於飛行的讚譽本就不曾也不該屬於我-那是老鷹們的專利。自己飛行雖無拘無束又健康、卻終究感覺比較孤獨;因為唱歌而被稱許、被重視、被寶貝著,與始終在我身邊陪伴守護的花兒們一起大受喜歡和讚美,這再自然也不過的平凡日常裡,竟也蘊藏著我-一隻古寺裡的尋常小鳥兒生命裡的莫大成就,我活得開心極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