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到傳統菜市場買荔枝,一如採購與銷售諸多水果,「包甜」「不甜不要錢」等字眼總是與水果們如影隨形、鮮少或者幾乎沒有人會在買賣水果時強調「保證酸」「不酸退錢」吧!?品嚐水果,無非就是要吃它的甜、香與多汁。但是我喜歡酸,尤其是吃荔枝,我怕太甜的口感,越吃越黏膩、少了生津解渴的舒爽感,那我寧可選擇輕皺著眉頭讓舌尖喉頭口腔內流竄以一股壓過甜味的微酸,耐心地等待果酸通過後反餽的回甘滋味。
 
    每逢六月,親家嬷老祖厝後院那片荔枝樹林,茂密的墨綠樹葉枝頭間、開始結著果實飽滿豐碩的果-果皮嫣紅的荔枝,成熟了。今年再訪,我注意到了距離那片結果累累的荔枝林後方,另有棵也是滿頭盡是荔枝紅的大樹,倚著一個牆角落獨立。
    親家嬷告訴我們,這棵是老欉,從日據時代就開始被栽植、長成,直到如今還能年年結果。與前面那片荔枝林結出的果實不同,由老欉發出的荔枝看起來略紅豔、但果肉嘗起來少甜多酸,有的甚至一點甜味都無、酸澀得會教人難以下嚥呢!我接下一顆「老」荔枝,撥開先看看果肉,光看外觀並察覺不出甜或是酸,放入口中一咬開,才嘗出它所謂的酸澀。其實這酸對於我並不難忍,喜歡酸的我反而吃的比誰都欣喜,市區內市場裡可是買不到這種酸荔枝的。別說買了…要在城市裡遇上一棵如此的老荔枝樹,佇立經年、歷盡風吹雨打與人事變化,還是自顧自地挺直腰桿年復一年地結著果實,也是希罕的難事一樁啊!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