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現煮熱咖啡120元,坐在可以望見對街公園蔘天樹木的落地窗邊慢慢喝,貴、還是不貴?

     一罐美國紐澳良空運來台的菊苣咖啡850元,相同的新台幣換成美金、在當地至少可以買五罐,貴、還是不貴?

     2013-11-10 11.45.47  

↑ 底下黃色鐵罐的,就是好友說的、在美國南方才買得到的菊苣咖啡。

在台灣很稀罕,不過被我們在一間早午餐餐廳的吧檯處看見了! 一罐台幣售價850元...

2013-11-10 12.32.42  

↑ 若單點一杯菊苣咖啡,在店裡現喝,印象中標價似是120元...

(餐巾紙上橘色的"NOLA"是該店英文名、中文店名則是「紐澳良小廚」)

 

   其實,看著好友面對那一排黃色鐵罐、還有她單點來喝的那杯咖啡,自始至終露出陶醉而感動的表情,我知道,不管是台幣120還是850、美金3塊多... 都不是很重要。

   重要的是,在她心頭縈繞的記憶、在美國南方求學時、這咖啡與她相伴喚她清醒的每個日子。記憶的價值,絕對無法以理性的數字去定義與衡量啊。

   席間,好友秀出她在歐洲一遊歸來的戰利品--深寶藍色的名牌羊皮包,是法國某老字號Y名牌,經過一番內部重整後、改頭換面推出的高雅年輕新款式。

   當她愛惜地輕撫新包包時,那眼神與口吻、與她談及記憶中的菊苣咖啡時、是同等雀躍開心的。我知道,這只包包之於她,於現在於往後,也會是她心頭上一塊具有記憶價值的標記,和提在手上時感受到的重量一樣實在。

   有些年了... 不知為何,我不再汲汲於名牌物件的追逐,不再認為那在我生命裡是必要的。即便,我曾經在乎並小小地投入過。

   上一個買過的名牌皮件,是將近三年前,一只如今邊緣已開始脫皮掉色的Loewe牛皮女用短夾。聽旅居西班牙的老同學說,我在台灣買這皮夾的價格、到了西班牙Loewe原產國足可以買三個啊! 我不確定是不是這說詞讓我被一語驚醒... 所以,從那以後就此收手,已不太刻意非名牌皮件不用了呢?

    我開始跟台灣的皮件工作室訂做包包,一個4,200元的A4大小托特肩包,全手工,皮質、皮色和內裡任君挑選。羊皮把手搭配牛皮皮面,一年多來被我揹到發光發亮,每帶它出場就被稱讚這包包有氣質有味道,被進一步問到它的品牌和價位時,知情者無不稱奇。

    因為它比「想像中」、「認定中」的價格,便宜很多啊。

    「價格」與「價值」,始終是很微妙的、兩回事。我想起以前在念行銷時,研究pricing、value、branding之間,穿進我腦袋裡的那諸多理論與實務辯證。

   默默無名但料好實在的物件,到底值多少錢買或賣才合理?

   名氣響亮且索價高昂的物件,真的值得那個價位嗎? 買下它們的當下,對消費者究竟是買到裡子的值得、抑或僅只是一種買面子買自信的捨得? 

   不到20歲就拎著香奈兒包包去上學的某名媛,和30好幾了、但不曾擁有過任何香奈兒皮件的我,誰,是比較精準了解、並掌握所有物之於自己身分年齡的真正價值的那個人?

   其實,以上的問題,在在都是層次豐富而深奧的大哉問啊,是非對錯全沒個準,自在人心,難以一語道盡呢。

   只要知道自己要什麼,然後--取之有道、對於自己有所意義就好--無關任何他人的眼光或世俗的定義。

   關於價值,我是這麼想的。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