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sArt_1394274398263  

【之一:妳真的很像雙魚座。】

    多數朋友-不管是初相識、半生不熟、或是極度熟稔好交情,得知我的星座後,反應多是…

   「甚麼!妳是雙魚?不太像…」「一點都不像!」這些反應聽到的頻度頗高,高到我自己都要懷疑我有沒有被早或晚報戶口。

    「妳的生日應該落在雙魚區間的偏前面還是偏後面。」意思也是指向「不像」就是了,好的,我收到了。

    「不像啊,因為妳不溫柔、不小女人、也不是愛情至上的那種…」喔,全天下雙魚的女生都是溫柔小女人、沒愛情會死?

    少數朋友,少到我因而印象深刻-會說-妳真的很像雙魚座。

    不是「一點也不」、不是「有點」、不是「某些部分」像,而是以「真的很像」一言以蔽之。

    「為甚麼… 很多人都說我不像,而妳卻說我很像呢?」我納悶又好奇地問。

    「因為那個少一根筋的樣子吧… 跟我一個雙魚座的朋友一樣。」妳說「雙魚其實有很多種…」

    「嗯,我我承認我真的很瞎,不過最後終究能活得好好的,哈哈。」生活上常被自己的迷糊打敗,但我心知肚明、在我內心也有許多清楚敏感到不行的濃烈成分與時刻。可能,雙魚座擅長並習慣裝迷糊,是因為想用迷糊掩蓋自己的不善表達、或試圖粉飾擔心可能表錯情而帶來的反作用力。不想受傷、更不捨別人受傷,雙魚也許還稱不上悲天憫人、但心腸既好且軟、容易替人著想倒是真的-儘管為了闖蕩險惡江湖,雙魚的表面不見得會如內心一般柔軟溫暖,也會開始嘗試故作堅強或裝成不好惹的樣子。

      當了36年的雙魚座,也因為發自單純的興趣(真的不是迷信,是基於對人性的好奇)默默研究星座多時,我是真的開心,當少數的朋友說我「真的很像」,代表你們有真的看到或看懂那個其實很難被理解的我。

 

【之二:如果梵谷畫版畫…】

    「想像一下,如果,梵谷去畫版畫,會是…」

    「我想他應該會把他另外一隻耳朵,也割下來吧!?」

    古今中外畫家那麼多,艾雪(M.C. Escher)大量創作各類版畫,從橡膠、石版、美柔汀、木刻都逐一挑戰,但沒看他發表過油畫。

    一如沒看過梵谷創作版畫。

    媒材很多、興趣很多、專長很多、性格很多…

    不一定要萬能吧?為甚麼,不能只要一件事很能,就好?

    雖然身處一個資訊爆炸、節奏快速、口味多元的時代裡,我還是偏愛欣賞與堅持,可以把一件或少樣的事或能力,發揮到極致顛峰的人。

    如果梵谷跑去畫版畫,我想我會先確認-他,到底是梵谷不是…?

 

【之三:笑一個!】

  「來啊… 看這裡,噯、好、好… 笑一個!」一位大嬸拿著相機、對著一位大伯。

    大伯一身莊敬自強的白襯衫搭西裝褲,露出呆板、樣版也似的笑,看得出他老人家很努力在擠出笑容給他斜前方的大嬸拍攝;看得出他並不常面對鏡頭。

   手上還拿著一把亮粉紅色、傘緣呈現花朵狀的傘。

   雨天出遊,掃興難免。看他們拍得起勁笑得樂,聽到當那位大嬸高聲昂揚地吆喝「笑一個!」時…

   悄悄路過他們的我,其實內心很想一舉奪下大伯手中那把既不優雅也不適切的花傘。

   但我當然沒有衝動到如此地步,「笑一個」,如迴音盪耳,我聽著聽著,也跟著笑了。

10341493_10152356501674719_1688620408581349846_n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