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5 23.28.57  ← 在房裡聽Abbey Road二手老黑膠,盯著封面、幻想自己在Abbey Road上前進。   

   

    新的一年,第一個月,一溜煙地就要過完了。

 

   在這新年開始之前,我還煞有其事地買了日記本,打算比照去年模式—去年好友餽贈了一本文庫本大小的日記簿,我因此幾乎天天動筆寫日記、有時甚至加上塗鴉,不知不覺替自己寫成了一本小書—誰知,今年一開始就忙得不可開交,工作持續緊湊之餘,閒暇也被上課、講座、聚會、電影、例行地四處亂晃等等填滿。生命裡沒有太多留白的時間,好處是不至於虛擲光陰、壞處則是沒有時間回想與整理種種感觸—那是我往昔常常有空自顧自地投注其中的、一人娛樂。

   

   怎麼會,連想要提筆靜靜寫下自己想說的話的時間與精神,都變得奢侈的少了。

  

   日記,儼然變成了「月」記。

  

   今日是一月的最後一個工作天,一早起來發覺天空陰鬱、空氣冰冷、起床梳洗又成了揪心的一場無比掙扎。聽說越晚將越冷,強烈寒流又要來了… 姑且信之,但天氣再怎麼變壞,我還是得甩脫掙扎上班去。腳步與眼皮同等沉重,坐在公車上發呆,心想著: 這樣日復一日地為工作而掙扎出門,究竟會在自己的人生裡持續多久呢? 有可能及早擺脫這樣的生活節奏嗎…

    

    會有如此倦怠的想法,可能是一些事積累並啟發而來的。

    

    其中一件事是,爸爸在去年最後一天正式退休,今年一開始,他展開了完全不必上下班的新人生,在他持續工作了整整四十四年以後!

    

    四十四年! 有沒有算錯啊?! 一個人竟然整整工作了四十四年!

    

    斷斷續續,我至今工作的年資,也才等於爸爸的四分之一,不敢想像啊,爸爸這一路是怎麼活過來的?

  

    住家所在的電梯華廈,很多戶的男主人、連同女主人都是退休族,我家爸爸算是太晚加入他們這族群,這些看著我長大的伯伯、伯母們,爬山的爬山、學唱歌的學唱歌、種菜養花、遛狗帶孫子… 填滿他們第二人生的日常事項不勝枚舉,大樓裡不必工作的、似乎比要工作的人多,透出一股閒適且與世無爭的氣氛。我家老爸目前先展開了重拾書法這一件,加上本來就有的登山習慣,比起來算是「課表排的挺空的」退休新生。

   

    回頭看我這個既不菜但又不夠老、在大樓裡算是少數族群的上班族呢,到底該用「滿」還是「卡」來形容目前的生活樣態? 好吧,應該是又滿又卡,兼而有之。倘若工作時間能少一點、壓力小一些,我還可以把瑜珈跟畫畫修練的更好,也許再多去幾個新地方、多學幾個新才藝、提早找到人生新方向也不一定。

  

    會這麼寫,可見現階段的我,潛意識裡是多麼不想工作。這會不會是一種「想變」的念頭?

  

    月中聽了唐立淇講座分析這一年趨勢,「變,是唯一的出路。」她念茲在茲地說。

  

    事實上,她從去年就這麼說了,大破大立、把人逼到牆角的種種轉換與變化,不分你是哪個星座,會從生命裡各個面向鋪天蓋地撲來,殺的我們措手不及。想逃、想不變應萬變,都不行。

  

    我喜歡、也渴望慢下來,我其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急性子,不是拼命三娘、更對工作狂敬謝不敏。很多時候,我很想出奇不意、執抝地往反方向去走—莫名唱個反調、嚇壞旁人,以星座通俗地分析,也許這說穿了是雙魚座的逃避傾向使然。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掩飾或改得掉蠢蠢欲動、轉身就逃的渴求;但,這些年的確被很多變化與新的契機填滿、毫無選擇地被推著前進、逃不開,步履與心情有時開放澎湃且昂揚、但也總有狼狽與躊躇甚至疲憊的時候。

 

   還有十一個月要走呢… 儘管掙扎有時、疲累有時、茫然始終,感謝這充實的一月,別再多說多想,還是前進吧!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