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整理」…因為房間在我出國期間,林林總總的東西被家人重新挪移收拾過,幾乎八成以上都被封入置物櫃或打包進了紙箱裡,回國後又因一段短暫慌亂的工作與原本懶人劣根性雙雙作祟,阻礙了整理整頓的決意,過往在房內常信手拈來的書本、照片、或慣用的生活小玩意等等,一伸手抓住碰著的都是茫茫然的空,因為熟悉的它們全都不見蹤影了,這讓我非常不能習慣。
 
    終於,「想要像以前一樣順手地找到想找的東西。」這樣的念頭驅使了懶人我,挽起袖子打掃搬運兼挖掘排列,開始了繁雜而浩蕩的房間大清倉。
 
    截至目前為止,最大的收穫,除了終於把之前堆疊到比我高的打包大箱子拆解殆盡,空間出落得清爽俐落許多,令人心頭輕鬆快意以外;更大的感動,來自於有很多我早已遺忘的老照片與卡片,紛紛「出土」!
 
    這也是一次記憶的大清倉-塵封多時而不少已顯得褪色或發黃揚塵的卡片與信件、滿是畫線與眉批佈滿手寫字的考卷與講義、從國小到大學的畢業紀念冊…原來有形的記憶是這麼滿坑滿谷,靜默地、不離不棄地在我房裡作伴了這麼久哩…
 
    和國中好友小水滴(哈!希望妳知道我說的小水滴是妳!)在線上聊,我們都雙雙肯定傳統形式「老照片」存在的必要。因為,比起現在多是用數位相機電子存檔的照片,很可能因為電腦重灌或中毒而慘遭刪除銷毀於瞬間於無形,以傻瓜相機、底片沖印出的照片,除非你家作大水或是被火燒…沒意外的話,只要將照片塞在相簿裡放在陰涼乾燥角落,根本不必插電不怕當機,隨時可直接動手翻用眼看,輕鬆簡單又安全的很吶。
 
     還有那些手寫的卡片信紙、以及六年級生們國小國中時代畢業時人手一冊的「畢業紀念冊」-記得嗎?畢業前夕,大家都會去文具店挑一本彩色的、編排印刷以秀氣的小草小花或可愛的人物風景插畫、另外用小如螞蟻般地藝術字體在頁面邊陲點綴幾行感性的中英文格言,這樣的記事本,請相熟的同學翻開喜歡的頁面揮毫,留下個人資料、記下對你的印象與祝福感言、塗鴉幾筆鬼臉、貼上數枚亮閃閃的繽紛貼紙或書籤、甚或塞上當紅偶像的護貝照片、最後用連綿草書落款「百事可樂」、「鵬程萬里」、「一路順風」再附上煞有其事的明星式的龍飛鳳舞簽名呢…當我翻看著這些一筆一畫、人味十足的「有形記憶」時,剎那間我真覺得我是世上最富有的人,這些人這些記憶,都以這麼溫暖而原始、可反覆觸及玩味的方式常伴我側,可攜的記憶存摺,隨著經驗過的人生階段一個接著一個堆積的越發深厚,這不是越來越富有的一種表徵、一種印記嗎?
 
     關於清倉並重新更系統地把這些記憶存放管理妥當,過程中是趣味橫生笑聲不斷的,至於為何有趣、怎麼個好笑法呢?且等我全數打點完畢,再用照片搭文字慢慢告訴大家吧……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