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2594

   (↑攝於2011年11月,深秋、京都、詩仙堂。

      過完一個大年,今天銷假上班。工作中無意間看到一本英文書的中譯版書名,「活在微笑中-回到生命該有的自然」;英文原著書名是'Into the Heart of Life'。

      像一記雷,直直打中心坎上的一行文字-回到生命該有的自然

      剛剛過完的這段農曆年長假裡,「生命」的意義、面貌、從何而來又何去何從…於各種不同的團聚場合、與不同的對象、以不同的溝通探討方式,在我心中貫穿假期的全場,不斷拋出大哉問、忙著正反辯證。

      是每逢佳節必思親吧… 我想起,去年夏天,禁不住癌魔擴散,撒手人寰先她母親而去的,我的大姑姑。

      因中風而癱臥病榻十三個寒暑、多番鬼門關前徘徊、就在她女兒癌逝的當日接受氣切、如今繼續幾無意識地臥床的,我的阿嬤。

      同病相憐、中風後的臥床期間也有幾度掙扎折磨、在今日離世的,好友的父親。

      我更不能自抑地慎重思索、在乎「生命該有的自然」這回事。

      去年七月,大姑姑癌末抗病終未果,拖著半癱的身軀、嚥下最後一口氣,我相信那一刻的她,是追隨她所篤信的耶和華的愛與力量離開的,她啟程了… 從讓她操煩神傷大半生的俗世離開、目的地是神或天使也許是天堂。同一日,她的母親、我的阿嬤,被氣切了,轉入呼吸照護病房,拖著一條長長的管子與機器,署南八樓病房的那一方有陽光灑落的天花板,是她的新視線-但她眼睛根本張不開,始終昏睡,那一口氣與身軀猶在、可生命又陷入另一段百無聊賴。

        爭「一口氣」,有時讓人威風八面、氣壯理直。但有時,那爭來的一口氣啊… 卻是讓人被迫墜入「再也回不去了!」「何時才能解脫?」進退維谷的窘境。讓人與看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疑惑-難道這是生命延續的目的與意義?

        「這實在太殘忍,這麼做是孝順嗎?」

        「誰敢不給她一口氣活下去,誰就是大逆不道,是謀殺!」

        眾口鑠金、而人心隔肚皮。不論是立意良善、或是別有居心,當我們在生命之前猜度、指責、逃避或掙扎的煎熬之際,又有誰能平心靜氣地商討與探詢「生命該有的自然」?我相信問題消失的那一天,會在我們尊重並明瞭「生命該有的自然」的頃刻間展開。

       假期的最後一天,為滿周歲的外甥女慶生。她還在懵懵懂懂的心智階段,傻傻憨憨但真真切切地笑個不停-說真的,大人們距離一歲已太遙遠,哪個大人又能說得準一歲大的娃兒就當真甚麼也不懂?也許,她比我們都更明澈地了悟,這一天的她,應當專心地去快樂,就應當作最想作的自己,她不只被我們逗樂、也會開始自己作幾個小動作存心惹我們發笑!下一秒她餓了,就收斂起笑臉轉而哇哇哭個滿臉通紅起來,吃了大人及時塞到嘴邊的食物、便又咯咯笑開懷…

      活在每個當下,不論是哭是笑,不由人、但由己-從外甥女的無垢無罣礙的童稚笑容裡,我看到生命該有的自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