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天天有魚》

    北海道四面環海、海岸線又長,魚獲量自然傲人。根據日本農林水產省2008年發表的漁業、養殖業生產統計,這一年北海道魚獲量高居日本第一、比第二名的宮城縣還高出四倍之多!

    於是,在北海道的短短五天四夜裡,幾乎天天、餐餐都有魚。華人世界裡常說「年年有餘」,逢年過節飯桌正中央上擺著一條紅燒划水之類的大魚和這句俗話相呼應。依著這邏輯,那我可以說,在北海道的每一餐,都吃的好像過年呵。

DSCN1829  

    這麼多頓餐飯中,最難忘的一條魚,當屬第四天在小樽享用午餐時的這一尾一夜干。當我坐定位時,桌上的它頓時讓我誤以為這是四人一尾,沒想到狹長的桌面上,每一人座位上都有一尾。「這是每人一條、一夜干喔!」領隊沿著長桌與長桌之間的窄通道逐一向團員們提點。哇,一人一大條、氣味香、肉質肥嫩且有適中油滑口感的一夜干。在台灣的日式居酒屋,恐怕沒有近一千、也要約莫四或五百台幣上下才能點上一條三五飯友分著吃。但我們在此,竟是人人有獎的獨享!這一餐除了「主角」一夜干之外,旁邊還有一碗附了魚酥的白米飯,一人份小鐵鍋內裝滿蛤貝、蟹腳、菇類、魚板、時蔬等好料的味增湯,太粗飽了。

DSCN1828  

    類似的「場景」還發生在離開北海道前的最後一頓。這一餐的分量一如前幾餐很是驚人,更驚人的是我絲毫不遺漏地將它們都掃進肚子裡了。帶有一絲臨別依依感的最後一餐,主角也是魚,恕我對魚研究與知識短淺,只顧著好吃與否、沒能追究品種。因為恰到好處的香煎手法被逼出自然的油份與香氣,配著米飯一口又一口就很滿足了;孰料一鍋炊飯旁還有一鍋海帶烏龍麵,吃到最後我不禁懷疑,這真的是一人份的定食嗎,哈哈。

DSCN2053  

DSCN2054  

↑ 在北海道最後一天中午,赴新千歲機場搭機前的午餐,這鍋炊飯裡很有料,每一口都有滿滿的海味。

    身為無鮭魚不歡的「鮭魚控」,我在北海道對吃最感滿意的一點,莫過於可不斷地吃到以各種料理形式出現的鮭魚。尤其是紅鮭生魚片,在好幾頓的飯店自助早或晚餐吧台上頻頻出現,切得又厚實又大片,這種「大器」的紅鮭刺身,在台灣其實也並非看不到吃不到;只是,場景一旦移出北海道,吃個幾片、恐怕好幾張鈔票也在忘情咀嚼之中、從荷包裡無情飛走了啊啊啊~~~ 所以,人在魚獲甚豐的北海道,不把握機會吃個夠,太可惜、也太對不起自己的旅費了。

DSCN1427  

↑ 夜宿阿寒湖時,飯店內自助晚餐其中一道創意小缽鮭魚料理,一兩口就可輕鬆嗑完。外觀賞心悅目,口味和洋折衷、嚐起來相當新鮮。

DSCN1151  

↑ 初抵北海道第一天,夜宿十勝。飯店內享用第一餐,就讓我大開心,因為有鮮嫩大片的紅鮭生魚片無限量供應。

DSCN1582  

↑ 吃了太多生魚片,換個方法品嚐地道鮭魚的鮮美也不錯。這是第三天一早,在一連看了兩個火山湖外加一座火山之後,繞了許多山路、略顯疲態的我們,恢復精氣神的大飽足午餐,鮭魚味增海鮮火鍋。

DSCN1585  

↑ 火鍋湯底基本上是味增,嚐起來也有點鰹魚的氣味,清淡順口少油膩,所以雖然料很多、卻沒感覺到太多負擔。

    蟹與魚,就這麼填飽我對北海道「食」的印象。飽足、天然而深刻。當我回到台灣後,在超市看到動輒兩、三千元的冷凍帝王蟹腳,或是也同樣貴到好似要跳出包裝盒的鮭魚刺身切片,還貼有「北海道」「產地直送」的貼紙時,我很慶幸我在北海道的每一餐,盡情地狠狠吃了那麼多海鮮;而且,保證新鮮,全程並沒有因位大嗑蟹與魚而過敏的我,足可用生命與身體為証。

(Finish | 完)

    文章標籤

    一夜干 紅鮭 鮭魚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