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處動筆;沒想到,我選擇以「食」為起點,書寫我的北海道遊記。

走訪日本,已超過十次;但,出遊北海道,卻是頭一遭。選擇了久違的跟團、捨棄習以為常且甘之如飴的自助,一來是為了同行的、不克長時間奔波行走的母親的舒適度著想;二來是北海道幅員遼闊,行前實在沒餘裕精算與規劃拉車的方式、費用與時間,於是決定「讓專業的來」,跟隨旅行社的團體操作去玩。

其實挺好的。上一回參加台灣的旅行團,一晃眼竟已是16年前的往事。那次也是與母親同行,參加的是現在早已找不到的產品、彼時頗熱門的「港新團」(香港+新加坡)。跟團雖有不少缺點-自由度低,無法隨心所欲地在喜歡的景點逗留,團員素質不一、相處可能會遭遇一點問題、需要付出多一點忍耐,領隊一定會帶隊前往免稅店買物、或在車上推銷不知所云的商品…但有一個無可挑剔的好處是:吃的好-當然,前提是團費不能少到破盤,所謂一分錢一分貨、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付出的有一定的水準、同時旅行社以相當的專業良知去張羅,一般來說,吃的CP值與品質應不致於太離譜,甚至可讓人喜出望外地滿足。

北海道,尤其如此。出發前打聽參加過北海道團體行的親友,一致說詞是:吃的很飽、很好!

果然,五天四夜下來,沒有一餐不飽不好的。到底都吃喝些甚麼?飽在哪、又好在哪?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北海道,從早到晚蟹不停》

DSCN1914  

↑ 2012.10.21,札幌,晚餐。帝王蟹、松葉蟹、毛蟹吃到飽。可任意拿取的不只蟹、還有所有火鍋料也是。

    我在台灣,飲食中幾乎不碰螃蟹。多年前經歷在峇里島旅行吃了一隻小螃蟹,回到飯店腫成香腸嘴、渾身抓癢整夜難眠的憾事後,就認份地自動和蟹類主動劃清界線。在北海道的這五天,算是我人生至此最密集、大量吃螃蟹的時光了。

    但這回,幸運地、我與蟹相安無事。我吃的開心,過敏並沒有蠢蠢欲動、排山倒海地向我的皮膚撲來。出發前已和皮膚科醫生乖乖配合、定期服藥回診,醫生知道我要去北海道,還刻意加開一週的內服與外用藥給我帶出國。我想,是北海道海鮮進貨與食用量都大、於是可以始終保持新鮮供給的緣故吧?!所以,雖然從頭到尾餐餐都避不掉生猛海鮮,我的過敏痼疾卻從頭到尾都未出來搗亂。

DSCN1922  

    三蟹與鍋物吃到飽的這一頓,是行程中第四天的晚餐。坦白說,在此之前,不論在飯店的自助吧、或在外頭的餐廳,我們的每一餐幾乎都有蟹肉、以各種形式入菜,最常見的就是張牙舞爪的蟹腳,以水煮或是炙烤手法料理,大喇喇地散放在餐檯任君取用。不過,第四天這頓的蟹腳比飯店自助餐檯供應的長又肥的多,吃一兩隻就覺得要飽了;不,是光盯著滿滿的蟹腳看,就要飽了。加上滿滿的時蔬、天婦羅、麩類、豆腐、魚與淡菜所組成的鍋物,以及無限量供應的酒水,很多團員都邊吃邊說,真的吃怕了,回台灣後,得要暫停吃螃蟹、或是避免走進吃到飽的餐廳了啦…(結果!我回到台灣不到一週,就去「瞞著爹」吃了竹莢魚蓋飯、還加點了一個松葉蟹茶碗蒸-徹底打破自己「這半年絕不吃蟹」的承諾!哈哈…)

DSCN1920  

↑ 這火鍋像聚寶盆,任憑大夥怎麼煮怎麼撈,盡力吃仍是滿。手與嘴為了吃蟹始終停不了,難免顧此失彼,塞不下這鍋山珍海味。

    連續幾天吃蟹,讓我也自然而然好奇著螃蟹們在北海道的身價。想起台語一句俗諺說:「吃米不知米價」,為了避免這樣的盲目(又或許是我的採購職業病發作使然!),我在小樽街頭漫步、路過賣蟹的店時,特別睜大眼探詢了價格…

DSCN1894  

DSCN1830  

DSCN1698  

    由這三攤(貨比三家不吃虧啊!)的價位來看,一般而言,要買整隻蟹回家,不論自炊或買店家已煮熟的現成款,價格平均落在6000多至15,000多日圓之間不等。成熟的、等級好、個頭壯些的蟹,一隻身價最多可以到15,000多日圓以上;若想購入嬌小、年幼一點的年輕蟹,也許六、七千日圓就可買到一隻。所以,想到我們這團幾乎餐餐都有蟹,就有種「吃到賺到」的感覺… 我終於明白,何以不少跟團去日本多處旅遊過的親友,會一致認定,北海道團體的吃食,最超值澎湃又豪華的啊~

DSCN1439  

↑ 2012.10.18,阿寒,新阿寒飯店內的自助式晚餐。炙烤蟹腳,經過烤這道手續,蟹肉變得熱騰騰又香氣四溢。飯店主廚非常貼心地在每支修長的蟹腳上,先劃開一小洞,提供的吃蟹道具也非常順手好用,消除我對吃蟹很麻煩的疑慮… 這一晚,怕麻煩的我竟然盡情地吃了好幾支!

(To be Continued | 待續) 

 

    文章標籤

    北海道 帝王蟹 海鮮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