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は、誰もやっていないことをやってみること。」
    青春,就是嘗試著做沒有人做過的事。這是來自一部笑中帶淚的日劇「改造野豬妹」(ノブタ。をプロデュース)裡,內心深處、總是亟欲想為自己正置身其中的青春定義的高中生男主角,所領悟與期許的,青春。
    很簡單的一句話,很深奧的一個道理,讓這個信念長在己心、念茲在茲並不困難;但若是要切切實實地身體力行,恐怕並不如想像也不似字面上看來的那樣容易。
    對於無人所至的境地、對於從未被挑戰的挑戰,大多數人總是望而生畏,甚至不需直接面對、只要光在心中想像伴隨它們而襲來的、無窮盡也無以名狀的一連串未知數,就已經默默在心中升起白旗了。總是習慣依循前人的足履與去向、最好連那一路走來的韻律與姿態都依樣照做--如果那是保證,讓自己到達明確的目的地的方法。往可預期的前方、沿以明晰的路徑邁進,踏踏實實、穩穩當當,沒甚麼不好。
    但就是少了那一點甚麼。
    那少了的甚麼、究竟是甚麼?
    如果有那麼一條、人煙罕至、看不到盡頭又問不出沿途有何景況的路,你會鋌而走險,放膽大步走它一遭、試試到底會遇見何人何物、最終又是會抵達何處嗎?
    也許出於好奇、或只因感覺新鮮…不管是為了甚麼,總是有人,願意轉身走上一條,比較不一樣的、希罕的路。
    我一直很欣賞,一直很希望,也偶爾被人以為,總是願意敢於與眾不同的人。
    根據這句話的定義,這樣的人、這樣的想法、做這樣的事,就是青春的。
    青春期常常被人稱作「叛逆」期,想想叛逆的定義,不正是獨排眾議滿嘴桀傲不群地掛著不、滿心縈繞的盡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執拗堅持。當一個人習慣忍氣吞聲逆來順受、默默開始對生命裡的一切不欣見不同意無感與無視,甚至連感嘆與抱怨的能力都失去,莫非就是,他(她)與那叛逆地趾高氣揚的青春,漸行漸遠的開始…。
    想著想著,我不禁暗暗竊喜起來,叛逆成性的我(雖然表面可能掩飾地還不錯,我無比堅強的倔強,不致太明顯。),還在青春裡流連,走不出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