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維多利亞終於一嘗宿願,在這一年之初的春寒料峭之際,披上一生中非得披上一回的新娘婚紗、套上價值不斐的閃亮名牌大鑽戒,將自己嫁了出去。
 
    認識她掐指算算竟也有十二年了!這樣的時間長度,等於佔去年紀相仿的我們的生命的將近二分之一那麼長。相識之初就知道結婚生子成自己的家業,是維多利亞個人生涯規劃中的必達陣目標,我甚至還鮮明地記得,她努力為自己的白馬王子列出上百條必備條件的認真勁兒呢…維多利亞向來對人生裡很多人事物都要求完美、抱持高遠夢想偏偏又不甘心夢想只能是想想而已的空中樓閣;這樣的她活的雖然目標多如牛毛又明確,卻也為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而致美夢難圓,常常感到抑鬱寡歡而顯得特別辛苦。如今她那最大也最難的夢-出嫁成家,終能夠成真,身為默默在旁關心的好友如我,除了替她開懷,倒也感受到一股,放下一顆心底大石的豁然。
 
    畢竟,她終能消卻因「所嫁為誰」或「嫁不出去」而生的、尾大不掉的焦慮感。當父母為她蓋上頭紗、將她託付新郎的那一刻,所有惶惶不安的空虛與猶疑,頓時停止躁動的漂泊、有了靠岸的依歸。那一顆閃耀晶透的蒂芬妮,如同一顆含有百憂解成分的定心丸,抑止了她為感情總是無以為繼又難以抉擇,而掩不住的失落焦躁。
 
    開始一段感情,對一個期待很多要求甚高的人,何其不易;用婚姻的誓約去綁住自己,以延續一段已開展並投入甚深的感情,何其冒險-沒有人神通廣大,能對感情從何來又往何去,說出或看出個準來。立志非結上一回婚、甚至是鐵了心堅持一生就只許結那麼一次婚的人,在我眼中,莫過於是最敢去夢最難的夢的,浪漫冒險家。
 
    比起維多利亞,還有我身邊一個一個已步入禮堂、甚至進過產房的朋友們,顯然,我實在不夠浪漫、更明顯地膽小太多…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