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維多利亞當了新嫁娘,回憶起歸寧那天至親好友們為了豐富宴席的氣氛,於是各秀所長、獻上說學逗唱兼而有之的表演,甚至還吸引了在同層樓另一場地辦文定宴的賓客們,忍不住好奇隔牆享受我們這一場熱鬧滾滾的演出哩。舞台上的大螢幕,一首接一首中、英、日、台語表演曲目的卡拉伴唱畫面從不間斷地輪番播映,影像前盡是一個接一個盛裝打扮、緊握無線麥克風、表情陶醉投入的身影。尤其終了一曲新娘大學合唱團時代每登台必唱的團歌「你儂我儂」,事前全無計畫當然也沒排練,伴奏就著舞台邊小小的電子琴、而陪伴新娘一起青春一起熟成的,我們這群合唱團的「老傢伙」們,也匆促地抹抹嘴拍拍屁股,就從各桌起身走上台,很自然地默默起了各聲部的第一個音、使了個眼神後就一同唱和起來了。從頭到尾,聲音純而不油,雖然現有人數不夠多、聲部也不平衡,但卻意外地和諧而聽不出缺點的完美感人!
 
   老實說,在我還沒在大學加入合唱團前的有很長一段時間,一路聽著流行樂長大的我,心目中始終認定「你儂我儂」是首很「老梗」的歌,有著文謅謅的文言歌詞、半世紀以前老歌曲般的、太過樣版的完美。納悶一個吸納學生為主的大學校內合唱團,怎麼選擇可以當我祖父母的古董級老歌當團歌。但是,經過了四年大學合唱團與這群老歌友們,深刻而悲喜與共的青春成長歲月,多年後為其中幾個老歌友的婚禮作祝福,而應景地重新唱起了它,身邊緊挨著的還是多年前一起唱和的老傢伙-有的多了幾條皺紋長了幾斤贅肉、有的身旁多了另一半懷裡更多了襁褓嬰孩…但不變的是,那老歌的老節拍老旋律、彼此聲部該唱到位的音符該拉好的聲線,誰該站在哪個位子、該在哪段歌詞露出怎樣的笑容與眼神…
 
    我才明白,因為當時時代背景、而譜寫的文藝而含蓄的歌詞含意,不單涵蓋男女深濃而羞以開口直述的情愛,就如新嫁娘維多利亞告訴我的,它也可以代表我們這群口唱心和的老傢伙們,十多年如一日的堅定革命情感。那麼簡短的歌詞配上不難的和弦,人湊一湊不必多想就能說唱就唱,能唱的那麼自然而情生意動,只因為我們一直以來,唱到這首我們共同的歌,只懂得也只堅持用「心」唱罷了。甚至,因為老傢伙們各自又再「老」了一點,各方面的人生經歷又多了一點,歌聲聽起來就像釀了好些年的醇酒,更嘗得出深奧與濃郁。
 
    也許更多年之後,不知為了什麼場合,我們這些變得更老的老傢伙,可以再重聚重唱這首歌,帶著彼此為各自人生又添寫上好幾筆的深刻故事,又冒出更多紋路風霜、甚至開始短少頭髮或銳利清晰的目光、甚或不可逆地發出被歲月催老的嗓音…但可預見的是,老傢伙們會默契地依循不變的旋律、站上不變的位置、抱持不變的初心與傳遞不變的感動-來自並專屬於我們這一群永不變的老傢伙。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