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84624_10157117168339719_171463289253920768_o.jpg

不是活到現在才這樣的,交朋友、一向不是我的專長;順理成章地,呼朋引伴、我也不是很在行。

於是,始終感激至今還在身邊、仍可以時不時以各種方式聯繫與交流著的朋友們--天知道這些碩果僅存的朋友們、之於其實不那麼敢於與人交心的我,是有多麼可貴與得來不易。當然我也知道,人再怎麼害羞孤僻或樂得享受孤獨、也不能決絕地離群索居;維持與經營一定範圍與質量的交友圈也是一種生命之必須。於是,我自顧自地在自己有限的選擇與幾近沒得商量的固執好惡下、不吝擴大自己的交友「範圍」--我開始將目光與心思偏向「人類以外」的物種,只要能看的順眼、聲氣相通,即使在生物科目中非我族類、還是可以成為朋友。

貓朋友是其一,極討我歡心的一群,我鍾愛貓的眼神與表情、我好奇貓的行動與思緒。雖我沒把握--我認定的貓朋友們,是否如我惦念與眷戀他們般地在意並記憶我;但我也只能這麼自以為是,像感激我的人類朋友一樣地、心心念念著我的貓朋友們。

最近交了新的貓朋友三匹,三貓都是女生,而且據說年紀已長、可謂老小姐的等級(跟我一樣);從前都是流浪貓身分、被她們的主人逐一撿回家豢養。和三貓共處一室一整個午后後,回頭想來最難忘的,是置頂照片中、在地板盡情伸腿的這位。

「我猜,捲捲應該是雙魚座的。」將利爪連帶肉掌緊緊按在涼沁沁磨石子地上的、是一隻名叫捲捲的母貓。好友、也是三貓的養母以為,若貓也適用人類的星座、或許捲捲是雙魚。

因為是流浪貓,身世血統生辰皆不明、難以精準斷定她所屬的星座,養母只能憑朝夕相處中的經驗與直感,推測捲捲是一隻個性與作風偏向雙魚的貓。

捲捲是我一踏進門後、最晚打到照面的貓--捲捲的兩位同類「室友」(一對渾身黑白毛相間的福態貓姊妹)在我進門就看到了,她倆在客廳老神在在一派自在或臥或走,甚至開始邊聽我跟她們的養母聊天、邊對我們翻肚子滿地打滾了,唯獨捲捲一貓躲在置物間高處最暗的角落、不見貓影。直到在客廳已開講一陣子、剛好輪到我不知為何扯開嗓門滔滔閒扯淡扯個沒完之際「捲捲在背後一直看妳」貓兒們的養母說,我回頭一看,只見黑暗中一雙貓眼眨也不眨目光如爍、怔怔地站直身子、盯向我的背。如一尊雕像也活脫脫像一具剛完成的新鮮標本「她應該蠻喜歡妳的、才會這樣一直盯著妳看」知女莫若母,我願相信養母的判斷。

2019421 喵喵喵。_190424_0022.jpg

光憑這一點: 躲在黑暗中靜靜、細細打量著陌生人,再決定自己該用什麼資態與心情「出場」見客,我就頗同意養母的推理、捲捲是一隻雙魚貓。後來捲捲瞬間鬆開紋風不動的身體、邁開名模般的貓步走出黑暗、正式與我四目交接、帶著一點傲嬌的神氣「通常大家見到這三貓,都會說捲捲是三隻裡長的最可愛的;她好像也對自己長相最討喜這回事心知肚明、所以氣場蠻強的,簡直網美來著,而且很多時候表情已經不太像貓了。」嗯,這個就是所謂的「女主角情結」在作祟吧--我記得很久以前一個對我莫名翻臉絕交的朋友,她曾批說過「你們雙魚座的人」就是自戀、有自以為是的女主角情結,以為大家都愛關注自己、是以投射在自身的種種受歡迎與受傷害,你們就愛推說全都是別人造成的、跟你們本身無關。好啦,如果這位絕交之友說的能算數,我猜這也是為何雙魚這個星座,常被批評是容易軟弱不負責任、逃避現實、活在自己的幻想中的緣故?! 可我總覺得,我這隻才貌都不甚驚人的雙魚其實一直是女配角、更多時候都在忙著跑龍套吧,哪輪得到我當女主角搶誰的風采呢... 我比較像是躲在角落默默睥睨眾生、同時努力發動自己腦內小劇場打量全世界與忙著擔心--萬一這世界可怕到讓我尷尬癌上身,我該如何自處或該怎樣躲、才能安全下莊的那種遜咖吧。偶爾叫我出場,我也不懂回絕,那敢情好只能打蛇隨棍上了,只要你們想看我、我就且露個幾手逗大家開開心,秀一下我再不秀就快生鏽的絕活,哪怕只是自得其樂、也好、也只能這樣了(攤手)。

就像起初在我背影默默認真凝視傾聽、後來時不時在我眼前風情萬種地表演的捲捲一樣。

「像豹。也有點像人--她看上去很聰明、有思想,是想得很深很仔細的那一種。」我說、看向捲捲。捲捲的表情與眼神或許很容易停格停到出神,但每停到一定的時間她就會變,那變化可謂多端又深沉。她朝我走出來後,在客廳使出各種忽靜忽動的動作與姿勢也算花招盡出了,是三貓之最。

2019421 喵喵喵。_190424_0040.jpg

捲捲在走了許多台步後、被養母戴上了一頂熊貓造型的小帽子「這頂,戴在其他兩隻貓頭上,好像沒啥意義...」對,因為捲捲的兩貓室友是黑白花貓、類熊貓款,所以那頂小帽戴上去瞬間變成保護色,眼下只有捲捲最適合替我們示範這一頂小帽了... 貓是出了名地討厭在頭上戴東西,小帽貼上她的頭頂,這期間自然經過一番你追我閃的掙扎。戴上小帽之後的捲捲也自然流露多款厭世表情,在我們面前輪播了兇、無奈、大小眼... 兼而有之的眼神。小帽被她一番扭動下、最後滑落頸間成了半帽T半圍巾的狀態,她的眼神開始變得柔了些,這張側臉照,還真像故作小女生溫柔狀、實則內心傲嬌不已的個性女明星。

說也奇怪,一下午我幾乎摸不著捲捲,倒是一直幫另一隻攤在沙發椅靠著我大腿陪我們聊天的黑白貓按摩。但捲捲最後跑去廁所裡躲,我去上廁所時她還從窗上跳下來盯著我看、眼神不像起初時那麼狐疑了,取而代之的是有點撒嬌討拍的樣子,還得寸進尺磨蹭了我的小腿--在我脫了褲子穩坐馬桶、毫無移動逃走之可能的當下。

「ㄟ,妳,還真會挑時候耶!」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我蹲馬桶時靠過來,我頓時陷入該先好好摸摸她、還是該先起身穿好褲子的兩難。

我懂妳的捲捲,咱們雙魚座就是這麼難搞,對吧。經常不會挑時間點,對的時候做了錯的事、或是在無關緊要的節骨眼上突然認真了起來,因而總是無厘頭地犯糗(然後以故意裝可愛裝迷糊試圖欲蓋彌彰)、或在不自覺之中為難了人家(也為難了自己)。下次妳想討拍,我當然歡迎喔;但、等我上完廁所再說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