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和某老友Momo談到同學會,Momo說的坦白直率,同學會啊,長年以異鄉為家、讀書或謀職都在國外進行的她,就算人抽出空回到台灣、也不會赴宴的,理由是: I feel no connection!!
 
    Connection,直翻成中文,就是連接,在我單純想來,便是一個端點與另一個端點的連結,沒有connection,不論是感覺不到或是某一端因為自身意願作祟或是不可抗拒的外力為阻,都無法促成兩個互異的端點自然而密切的連結,而終究自然地成為失聯斷線的狀態。
 
    顯然的,與相識多久無關;而是緣分深淺--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有無,不過就只需端看,是否彼此「感覺到那段連接(結)」-feel the connection or feel no connection罷了。
 
    不約而同想到,上週末的國小同學會,席間超級老同學菜鳥憶起每個同學的過去與下落,一一點到的人名裡,包括仍有聯繫、也有那些以完全渺無音訊、最驚奇的是少數在長久失聯後重新連上訊號的…據了解,有個狀態屬於「久別重逢」級的同學,知悉這場聚會、當然也被主辦者熱情邀約,但是卻婉拒到場共襄盛舉,理由大抵是「太久沒見了會害怕…」這種說詞,席間有人大喇喇地笑問說:「怕甚麼啊?來又不會被我們吃掉或怎樣…」但我暗自在心中,默默領會了這個終究還是選擇繼續缺席的同學、她「不歸隊」的考量。
 
    害怕甚麼呢?也許這麼形容誇張了點-就像叫意外被迫放身世外、孤獨混跡絕世的魯賓遜重回喧嚷凡塵的人間那樣,已經因為切斷了連結而毫無交集影響的遙遠的兩端,容易在難以找到共鳴與共識的低默契下,形同空泛而困窘的虛線,若先前沒有深刻的感情做基礎,實在很難起心動念去主動重新投入。我想說會害怕重聚或許不是提不起勇氣,而純然是沒有感覺到,是否有非得或值得這麼做的必要吧!?
 
    於是眼看每一年每一年各時代的同學會,規模似有縮小之勢;可不變的是那幾張始終大方爽快露出的熟面孔、所交織出的一段段難捨難分的密切網絡,只要這麼些人出席也能熱鬧歡樂言而無盡,就且讓願意並能夠繼續連結的繼續彼此糾纏下去,那些連不上的,似乎也就沒有硬拉扯成進來一團的必要了…要知道,熱情跟緣分,畢竟是很不同的兩回事哪。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