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在這裡發表的文字篇幅與頻度,突然急轉直下地稀少起來。為甚麼呢?

    因為有一部份的時間與心神,忙著享受「吃」… 是的,一年一度的食欲之秋,翩然來到了。

    秋天為甚麼要被形容為「食欲」的時節呢?我個人的推想-或許就像動物冬眠前,似乎會忙著存糧;為迎接冷颼颼的寒冬,得先替自己的身體儲備熱量。又或許、秋天是不少食材轉變得特別美味的時節-比如螃蟹、比如許多其他。

    不論食欲之秋典故所為何來,總之,愛吃、想吃,真的不必太多講究論理或根據或理由… 為了開懷、為了滿足、為了相聚,就且專心吃食吧!

DSCN0287    

↗ 台北南區,同安街靜謐的巷內,老日式宿舍改建的「野草居食屋」裡,點菜、等待大快朵頤。

【九月上旬,台灣版的深夜食堂-野草居食屋】

    一個週五下班後的夜晚,我們相約野草居食屋。

DSCN0325  

    起初,偶然在小日子雜誌的一頁廣告版面上,發現了這家店。「最溫情的台灣深夜食堂。」-廣告上落下了這麼一句描述。廣告裡的一團小字還細說了,居食屋的地理位置,位於昔日的萬新鐵路、如今的汀洲路旁,一幢古舊的日據時代木造宿舍。老屋子的前一位主人,是位戮力農化教學研究五十年的臺大老教授陳玉麟先生。

DSCN0321  

    老日式木造宿舍的現役身份,是飄散庶民滋味與溫厚人情的庶民食堂。華燈初上的漆黑小巷口,老屋門口閃著低調但清楚的昏黃燈光,指引著庸庸碌碌的城市人,從辛勞與茫然中脫困,走進來屋裡、讓美味與溫馨,指引心與胃,找到適切的休憩與飽足…

DSCN0295  

↗ 週五晚上,滿座的居食屋,昏黃溫暖的燈光照映這一屋子酒食飯菜香,知心好友伴吃喝,最是開懷。

DSCN0303  

    來此吃食,自是不能錯過菜單上蓋有「野草特製」印章的菜餚-首推「野草自製一夜干」。滋味鮮鹹與外皮酥魚肉嫩的口感都恰到好處的一夜干,是總料理長大雄的拿手好菜,從內臟清除、醃漬乃至最關鍵的一晚自然風乾,都是廚房親自完成。看天候彈性調整風乾時間的一夜干,每一口都甘美酥嫩,配上野草的檸檬啤酒,風味更是深刻而醉人!這一夜,我們很幸運點到當晚最後一尾一夜干,本來服務生在我們指明要點一夜干後、旋即說:「抱歉… 賣完了。」我難掩失望地大叫一聲,隨後改點它們亦很有口碑的豆腐乳蒸魚… 結果很神奇地、「嘿… 小姐!剛剛跟廚房確認,還剩一尾!」「那蒸魚不要啦!我們要一夜干!」呵… 但願小姐沒被我們嚇到才好!

DSCN0309  

    串燒是另一推薦。在行前我們已有共識非要吃到串燒不可(起心動念不可考… 就是愛吃的執念作祟吧?!),而且一定要有烤大腸(誰規定的呢?但就是莫名最想吃這一味、而且壓倒性全員通過!)。串燒可以單點偏愛的、菜單上有列的食材,但我們因為想吃的實在太多種… 乾脆點了十串一組的綜合拼盤-包含集合我們眾人強烈執念的烤大腸。不論是蔥鴨、雞翅、牛肉、菇類還是大腸… 每一味吃進嘴裡都保有食材的鮮甜、香氣與juicy的口感,沒有我吃烤物時最害怕的「柴柴、乾乾」的感覺。

DSCN0312  

    所以… 不知不覺,吃著、喝著、聊著、笑著,桌子亂了-演變成標準的杯盤狼藉狀。肚子撐了,回家的路上腳步因此沉沉的,但、心也滿滿的。就像日劇《深夜食堂》裡,食堂主人巧手細心對每一位有故事或心事的食客所製作的料理那般,野草居食屋的這一晚這一頓,飽足的不單是味蕾與胃腸,還有想舒緩、想開懷的心呀!

【九月下旬,永康街的宜蘭真情味-呂桑食堂】

    與同事心血來潮想吃吃、喝喝、發發瘋或散散步… 最近、不、應該說是這一年以來,為了第一家跨海而開設的實體店面,壓力、緊張、操煩,從來沒少過。無窮盡地追趕工作、同時也被工作追趕,如此的惡性循環快要讓人忘記堅持奮鬥的初衷與理由。決意週六要專心以慢活慢食慢聊來爬梳、振奮起情緒及心神,於是相約來到步調與氣氛都比較靜而慢的永康街。

DSCN0623  

↗ 永康街,呂桑食堂二樓雅座。陽光、磚牆、木桌椅;台式料理,其實不必鬧烘烘或酒氣沖天… 瞧這一景,多麼靜好。

DSCN0624  

    我們隨性來到專賣宜蘭家鄉味的「呂桑食堂」,這是比我搶先一步抵達永康街約定碰面的地點、身為宜蘭人的莉莉姐偶然先走過了店門口、直覺應當不錯、提議我們去吃吃看的,根本不在原定的獵食計畫之內。可能是過了午間用餐最顛峰的時刻,週六下午一點過後的呂桑食堂,二樓還有舒服明亮的空位等我們入座。

DSCN0627  

    看了看菜單,決定單點。一人一碗豬油拌飯、外加幾樣好菜。陸續飛快地點了鯖魚干滷、炒地瓜葉、糕渣、卜肉和味增大腸… 因為料理道道好吃、飯本身也有滋有味,有點像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原理… 我們搞不清楚是菜讓飯好吃、抑或是飯讓菜更添美味… 總之,豬油拌飯一碗不夠力,我們都毫不猶豫、顧不得肥地再來一碗!

DSCN0628  

↗ 鯖魚干滷。用油紙輕輕包覆口味濃郁、鹹甜甘醇的滷鯖魚,搭配豬油拌飯最適合不過!

DSCN0630  

    最特別的,當屬這一道「糕渣」。記得莉莉姐點菜時似乎是在沒有瀏覽菜單的姿態下,脫口而出要來一盤「糕渣」… 坦白說,那一刻,我沒清楚聽懂那兩個字的正確發音呢!發音近似「ㄍㄡˊ ㄗㄚ」的糕渣,到底是啥玩意,我完全沒概念。等「糕渣」正式上桌,我更看不懂了… 乍看,彷彿裹上一層薄如蟬翼般的麵衣從油鍋起鍋的西式棉花糖哩。用筷尖小心翼翼躡手夾起極微脆弱鬆軟的糕渣本身、正要把這不甚好夾的新奇食物送進口時「要小心咬!裡面很燙很燙…」莉莉姐細心提醒,這才把我可能把自己舌尖燙傷的疑慮降低到一點兒不剩。

    「我覺得『糕渣』就像宜蘭人的本性吧-儉樸、不願浪費。外表看似冷漠、但心內是熱情無比的。」莉莉姐鮮活地形容了這道我人生第一次吃的新奇料理。原來,裡面包著的是高湯擺在空氣中、久而久之凝結而成的「高湯凍」。這是早期傳統宜蘭人,因為不忍倒掉拜拜或年節過後的白灼雞或鴨肉所剩的結凍高湯、形同食物的浪費;於是秉持物盡其用的心理,把高湯凍沾太白粉煮成稠狀,待冷卻後切塊裹粉丟入油鍋、炸成糕渣。想吃的時候,夾來沾取鹽或胡椒提味食用,膏糊的熱高湯汁瞬間在嘴中化開、外溫內燙,是一道可配飯下肚的料理呀。這道由來與做法都很特殊的宜蘭傳統味,曾經登上宴請外賓的國宴餐桌,因而更加知名。有機會,不妨來嚐一嚐,看似平實簡單、但滋味很深奧的宜蘭庶民美味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