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總覺發愁時必須以燒酒為伴;我想,與其坐困愁城,還不如練習改選擇發呆以面對令自己惱怒成愁的種種橫逆-我以為,發呆時,就要挺胸抬頭去看雲。
 
    如果灼烈的酒精能為愁緒找到慰藉,那麼雲朵能為恍惚的呆然尋覓柳暗花明的出口。
 
    生命裡,也許是種幸運?!我發愁的機會與時間,算算要比發呆來的少!是我純粹際遇順遂如坦途,所以無所以煩悶發愁?抑或是我只不過懂得放寬鬆自己本該敏感緊縮的神經線,加倍努力地裝傻發呆,以從容面對許多值得滿懷牢騷愁緒的人生場合…?
 
    我想,是因為我明白、也從未忘記,仰頭凝望滿天變幻迷舞的雲朵,在我迷惘得快發現愁緒的時候…
 
(今年農曆年假期,在南投鄉間,站在妹夫老家三合院前庭中央,抬頭望見的白雲藍天。)
 (近兩年前,將學成回台灣前的英國夏天,湖區近郊的小旅行,在山間小徑散步、撫草、觀樹、望天…)
(在歐陸旅行,前進義大利的漫漫公路行進間,車窗外向晚的無盡天色,教我忘卻了迢迢趕路的顛簸艱辛。)
(初到英國,第一次在倫敦自助行,踏入聖保羅大教堂,一口氣爬了快七百個石階,登上教堂圓頂端,離地面遠了、距天空很近…倫敦Thames River的招牌景致,在離雲朵比較近的高點,看的一清二楚。)
(媽媽娘家-台南縣北門鄉,一幢面著魚塭與鹽田矗立的透天厝,我在二樓陽台看夕陽,看金黃的日落光芒映照層層雲海…)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