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一0年我的第一場同學會,在溫暖非常的一月裡最後一個週六下午舉辦了。
 
    老班長聰明地找了間隱身辦公大樓間的星巴克聚會,假日的這間星巴克,因為週休二日的上班族此刻一哄而散,所以絕對不怕沒座位、也格外清靜。比起過去我們總是費勁地上網或靠朋友口碑尋覓特色餐廳、遇上超人氣的店家還要緊張兮兮地搶先訂位,約在這兒下午茶,省事輕鬆不少。
 
    我是這五六年才重返國小同學會的聚會陣營的。在此之前其實老班長一直保持年年碰面至少一回的頻率,抓著通訊錄號召搜尋著大家來聚會,就連班導師也是始終保持聯繫的聚會「咖」之一。每回參加人數大約十多人、不曾超過二十個;這之中除了少數臉孔是偶然的來去以外、大部分都是固定班底。
 
    這一次,多了幾個新鮮面孔加入我們-他們是幾位已升格當爸媽的同學們的孩子們。最小的新朋友去年秋天初來乍到這個世界、僅四個月大,還是個環抱在父母懷裡、略認人怕生、隨時要喝奶睡覺、稍有不適便會撒嬌哭鬧的小女嬰孩。其他三位有男有女,年齡恰好排成一、二、三歲的整齊順序,個頭也自然地如此排序長成著,小朋友們體內也許都有天生的社交雷達,這些已會自由說話跑跳的小蘿蔔頭,被父母攜伴登場後、很迅速地自動靠成一團-就像他們父母見著同學老師旋即併桌促膝座談那樣地,發揮普天下小孩的好動本能,滿場追逐著彼此兜圈嬉玩、偶爾才靜下來定點頭湊著頭嘰嘰咕咕地對話。
 
    新生代提升了國小同學會的參加人數,也添增了蹦蹦跳跳的聲響、幾番哭鬧、還有令人哭笑不得的童言童語。除了與同窗敘舊,興味津津地聊著過往共同的兒時記憶、不可免地提提工作混的如何與感情家庭爾爾,還得撥出一些心力與時間,和這些新生的小人兒們談天了!大夥的座位也微妙地出現一條隱形卻絕對分明的楚河漢界-已婚並攜子同行的坐在一塊、單身或已婚尚未生子的則靠在一起。成家的那群身邊繞著小孩桌上堆著糖果站著奶瓶,努力地一心多用、談天說笑間餵完一瓶奶或是哄完剛吵架並分出勝負的小兄妹;獨身的這幾個則有的是手拿著相機東拍西拍、有的是擺姿勢擠眉弄眼地被拍、然後握或轉著桌上馬克杯專心聊天…班導師抱起同學的新生寶寶,儼然一幅祖孫三代同堂畫面,還有人就此促狹地想到,咱們的老師,這下子可升格當「師公」了…
 
   邁入三十大關後的同學會,有了如此不一樣的光景!就連一見面的招呼與席間的感言,也有很大不同-二十幾的我們,是會互道「果然是上大學了,大家都比較會打扮囉…」「出社會了,大家有變瘦變美變帥啦!」「你女友又換了喔?還是同一個?」云云;但如今三十出頭的我們,開始冒出的是「果然是年過三十、代謝變慢了…怎麼都瘦不下來?明明工作爆忙、刻意吃的少,還胖!」「哇!這是你的寶寶喔…多大了?好像你!」「還單身嗎?條件是甚麼呀?」「下一個發帖子炸大家的會是誰?」「甚麼時候輪到你也生一個小孩呀?」
 
   以此類推,接下來的我們,再聚首,肯定還會有甚麼樣新鮮的對話與臉孔出現哩!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