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844  

清晨,日出,泰姬瑪哈陵的例行的「開門」時間到了...

大門順應清晨第一道晨光、終於敞開。企盼與泰姬瑪哈陵相見的大批遊客一償宿願,興奮地穿過門。

眾人高舉手中的手機或相機,拉長脖子仰起頭、甚至踮起腳尖凝視門後那雪白的絕美陵墓,

在我預備興奮地穿過入口的門前這一幕,也是一幅旅途裡奇美的景色。

不得不承認,泰姬瑪哈陵是觸動我抱以「此生一定要去一次!」的決心、堅毅實踐這趟印度行的理由之一(另一個疾聲召喚我來到印度的理由,則是恆河)。

然後,我自以為聰明又浪漫地以"save the best for last"的心態、順水推舟呼應了積極規畫整趟旅程的同伴的想法,大家一致同意將泰姬瑪哈陵放在行程之末。

晨間、日出、天際透出清明的光,掩著泰姬瑪哈陵的那扇大門被呀地拉開、歡迎等在門外的眾多遊客。我隨著與我一樣雀躍莫名的眾人、魚貫又急切地步向那扇門,初見泰姬瑪哈陵,因著距離之故,那雪白優雅、融合印度與波斯風格的陵墓佇在門後與我目光相接、顯得小小、遠遠的,但仍讓我心中升起巨大的感慨與悸動--可媲美乘著雲霄飛車高速俯衝急轉時的刺激緊張! 不知該如何解釋: 何以在穿過大門口、與泰姬瑪哈陵初見的那瞬間,我心中竟閃過一絲類似緊張的情緒... 可能是我分不清楚興奮跟緊張的差異吧;又可能是--其實我當下的感觸是既喜又悲、百感交集的。

「終於! 我終於來了! 終於走到這一步...」 這趟一路走來並不容易的旅程,終於捱到預想的「先苦後甘」的階段,於是內心情緒翻騰、莫名感動且複雜。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這才是永恆不變的真實... 起初規劃要把阿格拉、泰姬瑪哈陵排在行程最後的同伴,因為途中突發的病痛越演越烈,一般的成藥已壓制不住、不能再拖也不宜再忍,只能無奈與遺憾地放棄後面的行程、先行折返回台灣,沒能一起走到泰姬瑪哈陵跟前。「若此刻妳也與我們同在,就太好了。」

我們真摯地作如是想。

DSC_0854  

另一個視角。畫面中是泰姬瑪哈陵的門口,清早六點多的日出後,

穿過雄偉的大門、置身主陵所在的花園、沿兩旁種滿柏樹的大理石水池逐步靠近泰姬瑪哈陵。

DSC_0860  

步步逼近--泰姬瑪哈陵。它是73公尺高的白色大理石建築、完工於西元1653年。

1983年,UNESCO認證泰姬瑪哈陵為世界遺產,詩人泰戈爾更盛讚它是「一滴永恆的淚珠」。

仔細看泰姬瑪哈陵,它並非純然的潔白... 天空是它唯一的天然「背景」、卻蒙上一層薄薄灰霧...

印度存在著頗嚴重且難解決的各式環境汙染、而空氣汙染是其一;

空氣不淨,或許是因為工業化且人口多的印度,有著為數可觀的工廠與車輛、經年排放廢氣。

泰姬瑪哈陵附近有煉油廠、其所產生的酸雨多少傷害到建築表面--大理石泛出黃斑便是傷害之一。

另有報導指稱泰姬瑪哈陵有朝一日可能會「站不穩」而倒下--

它的地基受到一旁亞穆納河汙染日趨嚴重之累,正在流失...

拍下這張泰姬瑪哈陵正面照時,我其實巧妙避掉右方被鷹架包附中的一根柱子,

那根維修中的柱子,看上去有點歪斜,真是令人擔憂此處地基的未來呀...

DSC_0864  DSC_0872    DSC_0865  DSC_0873   

細看--泰姬瑪哈陵的建築細節。精心刻鑿的大理石雕花、晶潤多彩的寶石鑲嵌拼花綴飾,據說、

拿來嵌入大理石內的寶石與半寶石達28種--包含從各國費心蒐來的綠松石、青金石、翡翠、水晶...等,

用寶石們拼飾的紋案多以自然花草之姿為主題,

讓主陵從外而內,隨處無不流顯尊貴華美的絢麗、也凸顯當時工藝技術的優越。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綴滿主陵門框四週圍的黑色可蘭經文,自遠處看會以為是漆寫上去的、但...

其實是以黑色大理石逐字鑲成。這些花體字,上面比下面的略大、

用意是讓觀者仰看經文時、能夠看到大小均等的字體、視覺上達到完美平衡!

DSC_0862  

圍繞在門框邊的黑色經文與寶石花草紋飾,相依相映,視覺效果瑰麗異常、震撼無比。

我們在踏入主陵之內時,在它身邊流連甚久,因為實在是太壯觀了,不管繞到哪一個角度看、都很有看頭。有趣的回憶是,踏上主陵,因為清一色從地面、樓梯、到建築皆是大理石構成,為了維護大理石的表面完整,規定一定要脫鞋。遊客們登上主陵前手忙腳亂地卸下鞋履、或領取鞋套,所暫留在主陵外圍的壯觀鞋海、還有眾人七手八腳的樣子,也是一個難得的絕景 (可惜我也在忙著脫放鞋子、根本無暇拍下這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出發前爬看其他旅人的泰姬瑪哈陵遊記,不少人對脫鞋子踏上主陵參觀的經驗,都發出了微詞;甚至有了夢靨般的不美好回憶,大抵是抱怨眾人赤足在此聚集,難免把空間不甚寬大的陵墓內部搞得又熱又擠又吵又臭! 其實,我在陵墓裡面的參觀感受,算是還好,吵翻天鬧哄哄是必然,此處的遊客不只是我們這些外國觀光客、還有大批來自印度國內各地的本地人! 我早有心理準備--這可是印度最象徵性、最搶手熱門的大景點,怎麼可能不擠? 人多起來、吵是自然的,所以我們能作的就是欣然面對、全然接受。可能是這時的我們已待在印度快兩週,各種各樣的髒臭都見識多了! 至此,身心對於印度的「臭」、「擠」、「亂」等生活日常,早就呈現一種免(麻)疫(痺)的狀態吧~ 只是,我會覺得躺在陵墓中央的兩位,是否因此不得安寧--每天被大批遊客圍繞爭睹、還有不少人始終不聽勸阻拼命對著大理石棺拍照、甚至有人白目地開了閃光燈! 就算站在一邊的工作人員大吹哨子厲聲嚇阻也沒用... 真是太不尊重在此安息的皇后了啊 (汗)。 

DSC_0870  

偌大的主陵花園境內旁邊,有清真寺座落,非常巨大可觀。

清真寺的玫瑰磚紅、與潔白的大理石主陵墓展現出不同風情。
清真寺與主陵相距其實小遠、加上艷陽當空且時間有限,

我只有站在主陵外側遙望清真寺、沒有走到它腳下、僅用長鏡頭拍它留念。回想起來有點遺憾哪...

DSC_0877   

 花園中的我... 此刻已走出令人目不轉睛的泰姬瑪哈陵主陵墓,也走出了境內最擁擠的熱區...

站在樹蔭下、與美得筆墨難容的泰姬瑪哈陵遙遙相對,再看一眼、就要轉身揮手告別。

表面出落得唯美浪漫的陵墓,背後卻藏有血淚交織、甚至腥風血雨的歷史及秘辛...

這段淒愴的故事,或許留待我另篇回憶阿格拉堡(Agra Fort)時,再細述吧!

出了泰姬瑪哈陵,雖然沒吃早餐的肚子已快餓扁、又被越來越張牙舞爪的艷陽烤到頭昏... 但眼睛被壯麗奇景餵得飽飽的,的確有不虛此行之感。在此之後我們折回離泰姬瑪哈陵步行只需十餘分鐘的民宿歇腿吃早餐,接著又出發到印度三大紅堡之一的阿格拉堡(Agra Fort)--其實提到泰姬瑪哈陵、就不能不順便提及阿格拉堡,當初矢志要為愛妻打造出世界奇觀級的陵墓的國王,他寥落的淒慘晚年、便是在與泰姬瑪哈陵相隔2.5公里、被亞穆納河隔開的阿格拉堡中渡過。阿格拉堡裡的那個被幽禁的老國王沙賈汗,晚年經常是眼巴巴地遠望著妻子的陵寢,孤獨地咀嚼美好的過往來度日。泰姬瑪哈陵,原是表面上亮眼風光、試圖歌詠愛情與穿越生死的永生歸所,最終卻成了讓沙賈汗帶著抑鬱與悲傷憑弔以終的愛情墳墓... 一心想再蓋一個純黑色陵墓給身後的自己、幻想與妻同葬的他,這個大夢也未能如願以償;否則,黑色陵墓若是蓋成了、現在應該又會是一個世界奇觀了呢...  造化弄人,想來不免讓人不勝唏噓。沙賈汗決心打造泰姬瑪哈陵之初,萬萬想不到自己與愛妻的最後,竟是如此收場的吧~ 無常,才是真實的永恆,這、才是人生!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