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874  

攝於2016年10月,印度行尾聲,我終於來到阿格拉(Agra)、

置身遠近馳名又傳奇的泰姬瑪哈陵跟前。

烈日當空,天空裡一朵雲也沒有。光潔雪白的泰姬瑪哈陵,視覺效果看似冰涼...

但實際上我已被艷陽曬烤到頭頂好似快生煙、身體彷彿要噴火了!

 來到一年之中熱度節節高升的時節,每天出門都要全副武裝: SPF至少30起跳的防曬乳、深色抗UV洋傘、拭汗用的小毛巾... 咦! 出門前的這些必行禮如儀的步驟,怎麼,跟我在印度的那幾日,如出一轍? 這裡可是台灣呀,台灣就算再熱、應該也熱不過印度吧?! 但在我心中,這兩者的界線,就「熱」的感受而言,已轉趨模糊了...

在印度旅行的那幾日,並非印度一年之中最熱的時分;在這個國家,每年10月到隔年3月,理論上已接近並進入一年中的「涼季」,不管身在印度的哪一區,應當是較易感覺「舒服」的一段時間。儘管說「舒服」,對於較長時間在靠近沙漠地帶的區域裡行動的我們,印度天氣大抵還是讓人感覺「不適」、有時候真的快要在熱浪中敗陣下來,原本蠢蠢欲動的行旅腳步逐漸顯得無力與疲弱。途中,不時從手機螢幕看到逼近攝氏40度C的高溫數字跳出來,好幾度讓我起疑: 到底是我被曬到眼花看錯了? 還是我手機的天氣功能壞掉了? 又或許是我身體的溫度調節機制已亂了陣腳?

我在台灣,是極度懼熱之人,所有會曬到太陽的活動,我幾乎敬謝不敏。戶外競走或奔跑、水上活動、海灘漫步抑或是閒坐之類,於我皆是無緣也無份。孰料這樣的我,竟會特意前往印度一遊,在印度的每一日,幾乎成天都無所遁逃於鎮日過份強勢而驕傲的炙猛陽光,懼怕與厭惡陽光如我,竟能從最起初的叫苦想逃、東遮西掩,轉變為行程末尾時的無拘無束、欣然接受。回想起來,真是連自己也費解的奇蹟啊...

在泰姬瑪哈陵時,我沒帶帽子、不包頭巾、遑論撐起洋傘,僅靠一副墨鏡、一件在齋浦爾臨時起意買下的七分袖繡花上衣、配Uniqlo夏日薄棉拉繩長褲,與越演越烈的燠熱對抗。因為近兩週東奔西跑玩下來,已經差不多被大半個北印度的艷陽曬黑得差不多了,都快走完全程了、還有什麼好防曬的? 要曬就曬吧也沒多久可以這樣子被曬了。於是,防曬乳也懶得再抹、被我擱在民宿房間裡,我就這麼極少防備地、在天還沒矇矇亮的清晨四點半,走出民宿大門去拜見泰姬瑪哈陵。

16-10-15-05-43-49-564_photo  

清晨六點不到... 就已大排長龍、被擠得水洩不通的泰姬瑪拉陵售票處!

此時戶外仍黑漆漆、尚未天亮。期待快點買到票、同時擔心在等候之中錯過目睹日出時的泰姬瑪拉陵~

16-10-15-05-44-13-995_photo  

違禁品一覽表! 哈哈,等著排隊購票時,赫然盯見牆上這面告示,很壯觀!

參觀泰姬瑪哈陵,禁止攜入的物品、安檢流程、行為規範多到比搭飛機還嚴,

建議大家儘量輕裝到訪,袋子越小越好、隨身物品越少越好!

帶上健康的身體、期待的心與眼、小一點的相機或手機、擦汗手巾、遮陽帽與墨鏡即夠。

PS: 隨門票會附贈一瓶小礦泉水、一雙襪套。

DSCN5806  

清晨六點多一點點,我與泰姬瑪哈陵的初相見。

終於明白,為何幾乎所有名聲遠播、來頭很大的印度古建築,幾乎都是用大理石建砌起來的。位高權重的王公貴族與豪門世家們也個個養尊處優、身嬌肉貴,經不起這國度張牙舞爪的漫長炎熱,且印度的大理石礦藏又豐,取紋路華美、氣宇非凡又堅若磐石的大理石來蓋宮殿屋舍、甚或造陵寢,給這些高位者們生前涼爽起居或逝後清幽長眠,於是顯得天經地義。

再牢固的東西,也經不起漫漫時光的磨難。為了保護古蹟完好,大理石蓋成的古老建物,上前與入內參觀都被規定要脫去鞋履。我赤足踏上泰姬瑪哈陵,原本一心以為立馬會有一絲大理石的冰涼向我赤裸的腳底襲來、替就快熱暈的我帶來聊表心意的沁涼;不料,透過觸感不若視覺光滑明透的大理石地面所傳來的、是一種介於冰與熱之間、意味不明的矛盾微溫。也許,是被太多遊客反覆踩踏的緣故吧?! 最初渴望通過大理石得到的清涼慰藉,並未如我所願地從腳一路通往心裡去。身體跟頭頂還是滾燙的、心仍是躁動的、雙眼依舊被這精雕細琢的陵墓絕景給惹出不可抑的亢奮急切。

DSCN5827  

泰姬瑪哈陵境內最熱門搶手的一張大理石椅。

遊客們爭先恐後要一屁股坐上去拍照留念。

這椅子周邊沒人管,不少遊客為了爭誰先誰後、天氣熱也多少助長大家的火氣吧,

不時有人為了早點拍到照、圍著椅子當眾怒吵成一團!

爭坐這把大理石椅,不是累到走不動、更不是為了納涼...

因為這是黛妃生前來此、曾孤身獨坐拍照之處;

黛妃的大兒子威廉王子與她無緣見面的長媳凱特王妃,

在黛妃意外身亡多年後訪印度、雙雙坐在同一張椅上合影。

據說威廉王子拍完照起身後,憶起不凡但薄命的母親、不由得感傷哭了起來。

DSCN5825  

其實拍照的當下,好熱... 從瞇瞇眼與似笑非笑的嘴角,

也許可看出幾絲連日旅途與熱浪襲擊,所帶來的倦。

為了一訪朝思暮想的泰姬瑪哈陵,半夜四點多就爬起床、

天未全亮便迷迷糊糊地輕簡裝束、躡腳走出民宿,

排了長長隊伍、通過層層安檢,終於... 世界奇景之一的泰姬瑪哈陵,在我眼前。

厭惡排隊的我,徹底被泰姬瑪哈陵給馴服。買票、入場那麼長的隊都硬著頭皮排了,

還有甚麼不能等不能忍? 熬過幾組人馬在這把椅子前的爭執與拍個沒完的煩冗,

終於輪到我,坐下來拍照的瞬間,我忘了熱忘了累,內心的百感交集、遠大過該有的雀躍...

DSCN5820  

從「名椅」拍完照、作足我「到此一遊」的證明後,

我轉身看到水池中的這一景... 多麼完美浪漫的倒映呀!

突然間,我終於明白「鏡花水月」這四字的意涵...

不由分說、微妙地、一瞬間,全然懂得。 

 

                                                                             [未完.待續]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