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  

集中營--赴德國過聖誕的2006年冬,我在德國北部漢堡,前往一處集中營參觀。

我去的是較小規模、且沒啥名氣的集中營,過分寧靜且冰冷的空氣中、仍瀰漫莫名哀戚感。

 

        德國境內集中營很多、在希特勒掌權的1933-1945年間作惡多端到最高點;可以說,集中營是一個時代下、人類將權力之惡與人性黑暗面秀到無下限的代表性產物。就連鄰近的國家也有--最大且最知名的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就在波蘭。

        距離集中營最猖狂迫害人的時間點,漫漫一甲子還多一點的時間已過去了。在這漫漫歲月裡,集中營也紛紛改頭換面、多數變成像這樣的紀念館,德國人選擇以保留、改造的方法,磊落地揭發並記取戰敗與歷史錯誤帶給他們的慘痛教訓,以保留下來的集中營來訓誡自己的後人、同時也向世人自揭先人罪行、提醒著世界--不和平與不公義的存在,會是如何荒謬與可憎。

        不論是在集中營施暴加害的一方、還是受苦被害的一方,兩方人馬與其後代都是飽受身心煎熬、足足難過了大半生、甚至一輩子。納粹,在德國甚或整個歐洲,都是一個相當禁忌、犯忌諱的負面字眼、字眼背後的意涵不言可喻--近乎「根本不用誰來事先提醒你!」的程度--大家在所受的教育中便已被深深告誡: 納粹、萬字符號、希特勒式的敬禮... 這些有形物件、符號背後所乘載的,其實是對諸多族群(吉普賽人、猶太人、同性戀、生心理有先後天缺陷殘疾者... 等)的敵意、歧視、汙名與妖魔化、變態的人體實驗以及趕盡殺絕的滅絕式屠殺。納粹當時所作所為,形同是用各種角度與手段撕裂各種不同的個體與群體,加害方與被害方都生活在這樣的撕裂之下、逐漸被扭曲了內在人性與外在面貌。想像起來,集中營內、與集中營外的世界,說應當像是群魔亂舞、無法無天一般,好像也不為過哪。

         所以,當台灣的光復中學竟有學生--據悉還是在歷史老師的帶領下,在一場變裝活動中作出納粹打扮,大喇喇地秀出納粹萬字符號遊行,消息一出便變成(其實並不好笑的)了國際笑話、飽受國內外輿論批判,不容否認大用納粹符號作變裝遊行梗、過程中還嘻皮笑臉的(Google一下新聞畫面就知),真是離譜至極、校內師生作出了不正確理解也不嚴謹尊重歷史事實的無知舉措,此刻,台灣卻還有人替作出無知舉措還不知道有沒有深切反省的學生老師、甚至已為此事引咎辭職的校長護航!

        「我們又不是德國、也不是以色列... 台灣就是台灣啊,有必要拿著別國的歷史來教訓、管我們喔?」 

        「孩子們都睡不著覺了... 不過就是活動嘛! 有那麼嚴重嗎?!」

        「這只是單純的『藝術創作』... 同學很『用心準備』... 每天都弄到很晚...」

        認真準備沒錯、搞藝術要注入創意也沒錯、被輿論譴責而焦慮到睡不著或許可被理解與同情;但--可以因此事被摸頭、被寬容、被讚說你沒錯、作得好!?

        那德國在這超過一甲子的時間裡的懊悔,是在懊悔個什麼勁?

        法國刑法裡有規定,公開場合穿戴或販售納粹相關的東西是觸法的,為甚麼這樣訂法律、有這麼嚴重喔?!

        別國在乎的不一定等於我國就該在乎吧... 難道,這就是此代與下一代台灣人的「國際觀」、「歷史觀」?!

        在台灣有這樣一群人為此事這樣思考這樣自覺委屈還抱不平,我真是想笑、也很想哭。 

        我在乎的是,這學校的歷史老師--到底有沒有念過歷史? 還教歷史咧... 實在有點想請你拿出、甚至應該沒收你的教師證(如果有的話)。

        學生還年少無知,所以才當學生入學校受教育,大孩子們對於這段老到足可以當他們祖父祖母的老歷史不懂、不明所以,fine! 那身為校內「大人」們的老師們要教明白他們呀! 現在連與這群大孩子們的成長、教育過程及品質息息相關的老師與家長們、還有無所不在的網友們,有一部分竟然開始發起幫腔與討拍的聲音,這,才是台灣的危機。

        對歷史、國際關係與事務,無知、無感、無所謂--台灣的危機,就在這種思維裡發芽生根、滋長起來。

        被指出錯誤時、倒是很知道要理直氣壯地為自己的無知強辯、還反過來要指責你的人對你道歉... 於我看來,簡直無知加三級、無感無所謂到無上限!

        有些玩笑真的開不得、而且並不好笑、開出來以後惹出的後果還很麻煩。現在在自己家門內一時無知而犯傻犯錯了所亂開的玩笑,還算來得及制止與修正;如果現在摸摸你的頭說: 你也辛苦、你盡力了你玩得開心、作自己就好~ 哪一天,你若去到了家門外的世界,置身其他不能、不容理解你的地方繼續傻傻地亂開玩笑會怎麼樣、該怎麼辦? 我還來得及去摸摸你的頭說冷靜、一切都沒事嘛?

        就是因為無知,所以我們學習;因為學習,所以我們理解、思辨、內化成我們的修養、內涵、理念、價值觀、甚至信仰。

        台灣人偏頗狹隘、自以為是的國際觀,再不因為這件事而自省與修正,真的沒救了。不要再奇怪、或是責怪為甚麼別人都不理解或接納你了... 如果你缺乏以上從無知到學習到內化的完整過程與功夫,被人看輕、甚至「無視」,也不過是剛好而已。

 

【後記】仍覺得此校師生變裝遊行時,開個假坦克、走走納粹風、模仿希特勒是「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事嗎? 我們根本不必以此質疑師生的邏輯與史觀,也不能就此事對他們有任何苛責指教,反而要抗議蔡總統不應拿著國外的觀感來「修理」自己家的台灣學生嗎? 那好... 此校師生、同一活動場合上,還有另一變裝梗也是"很有歷史感"地演繹發生在我們自己台灣土地上的事--莫那魯道,為了反抗日本人殖民台灣時期、對原住民所加施的高壓統治,遂起義抗日的「霧社事件」,也變成此校活動的又一個歷史梗。表面聽(看)來或許也不該大驚小怪,但學生邊扮邊喊口號:「打倒日本鬼子,光復我中華民族,YA!」...(新聞連結: https://tw.news.yahoo.com/-055910482.html) 看到這裡,我真的懷疑: 該校的歷史教育與素質,出了什麼問題? 請問: 霧社事件與光復中華民族,兩者何干? 莫那魯道是中華民族嗎? 就當時的時空,他是活在日治台灣的原住民... 所以莫那魯道帶頭抗日,倘若當時真的成功了、他所「光復」的是中華民族、漢人、河洛人、還是他所屬的賽德克族呢? 拜託,莫那魯道是不是個抗日英雄,其實至今都還存有爭議... 創意,再怎麼天馬行空,至少、也不能建構在明顯偏頗與謬誤的歷史理解上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