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7

2015年,泰國曼谷,香氛店Karmakamet一角。
丁香、肉桂、荳蔻... 認不清數不完的花草,以各種形式群聚店裡每個角落、兀自散發氣味。

 

        瑜珈課後,老師為我們解說「冥想」,從人的「意識」切入--表意識、潛意識、無意識、高層意識... 由淺入深,簡言之,越是往內探究進去越是難懂,這是我對人類所持有的「意識」這東西的粗淺而任性的認知。 

        「記憶所及的景物、時空... 不管那些是以什麼具象的形式存在,人總是有辦法可以『憑空』在腦海內將之『想』出來的... 比如,你可以現在就回想出曾吃過的一塊美味蛋糕的滋味與口感,也可以很快地想起曾造訪過的名勝有多美。」說是「憑空」去想,其實也並非如此虛幻懸疑,當你想把自己曾親身經歷過的種種想出來、找回來、並拿去建構在腦海裡以供回味--你所擁有清楚的過往記憶,就是最強大的基礎與血肉,沒有記憶,基本上什麼也造不出來吧;如果真被你造出來了什麼,那麼,那些「什麼」應當是虛空的很,可能很快就會消失或是走調,從虛空中所試圖獲得的感受可能也不夠真實吧。希望我沒有理解錯誤: 沒有豐富多樣的閱歷與一座經常運作的腦內小劇場,可能沒辦法冥想吧。

        所以,當我想要感受、沉浸在香氣裡,我就去回想那些充滿美好香氣的場所,比如,我會選擇去想像那間我在曼谷走進去過的角落,去想著擱在那兒的一箱箱丁香、肉桂、荳蔻、月桂葉、茴香、風乾的薰衣草等等花草植物的空間裡... 我徘徊於幽微昏黃燈光映照的每個角落,發現牆面上藏在深褐色玻璃瓶裡由許多花草提煉出的一罐罐發出神秘香氣的精油... 我隨著我刻意的想像,我的意識牽引我走進蓋在想像中的那間香氣四溢的房間,被光線與香氣的暖意包圍、纏繞... 彷彿房間就在這裡、香氣在這裡、燈光在這裡、我也在這裡。

        不過,努力地用自己的想像力推著自己走到這一步境地,終究也只是停在潛意識的層次裡吧。

        無意識和高層意識藏在我腦袋瓜的哪裡呢? 到底該如何確認自己已走入這兩個深不可測、難以言說的層次裡呢? 想著想著感覺自己靈魂快出竅了... 老師說的話也越來越玄了... 嗯,也有可能是我資質還不夠,或者只是晚了、累了、我當時的意識是比較想穿越時空直接跳到回家洗洗睡的段落了(笑)...

        且讓我暫時返回記憶與氣味的關係好了... 我倒覺得,如果連確認、找到、走進自己的潛意識都有困難,那麼想要做好冥想,似乎是更不容易了。所以,為甚麼我常拿氣味與記憶來幫助自己專注地「想」呢? 自覺資質不夠的我,常常自以為是地以我最能敏感查覺與記得的氣味、去循線找到它所來自的場域;進而連結到那場域的時間點,回想我為何到了那裡、我在那裡又看了與作了什麼。整段記憶,因而被串接拼湊完整,好像在辦案時根據各種線索舉證去重建犯罪現場一般。或者,有時順序會倒過來,我看到某一處的照片,腦海就會自動去找照片影像裡的地方所存在的氣味,把兩者拼在一起,記憶才會活靈活現地重現。比如--看到恆河邊那牌樓房後方的小巷子的照片,自動連結出瀰漫在那巷弄裡,包含人畜體味與排泄物、食材香料、供佛薰香、老舊物件受潮發霉腐朽、嘟嘟車沿路漏出的柴油所混合拌出的複雜氣味...

        「瓦拉納西,對我而言,應當是全世界最五味雜陳、最藏汙納垢、最無奇不有的城市了--尤其恆河沿岸一帶的大街小巷。」能總結出這樣的具體感受的我,靠的是自己親身走一遭、拍下照片、外加時時努力回憶當時的空氣,這句話裡描述的一切,才會3D一般地活在我的腦內、變成難以抹滅的記憶--它就有如一個能供我三不五時就可以輕易走進去的、專門用來沉浸於當時種種的回想房間。

        想到這裡,我開始有點明白了,如果要純然客觀、心智澄明地整理、分辨表意識與潛意識,進入到所謂的無明、高度的神性境地裡去,那我要想像的可能就不是一個香氛店或是一座城市的巷弄,而是要去設定懷想一個得道的高僧、一個開悟的聖者、一個升天的神明... 之類的嗎? 而且在想著這些聖人與眾神之前,最好還要確認祂們的存在與真實度? Maybe yes, or maybe not... anyway, I am still searching for the meaning and what-is-in-between of conciousness and meditation (I have to),  and apparently I need to keep learning hard and a lot.

    文章標籤

    意識 冥想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