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2197

(小器,門口旁的矮木桌,野田琺瑯與倉敷意匠的藍染布巾與陶偶,和諧優美地並陳。)

    來到新發現的日本道具專門店,小器。

     對日本生活道具有執念的我,又有了一個充滿歸屬感的新去處。

     店不大,但選品精準、排列有序、愛器惜物的堅持與用功之心,拾手可得、一目了然,不言可喻。

     不禁止客人攝影、更歡迎來客們務必親手撫觸每一件器具的形體與質地。是的,既然是生活道具,總不能淪為「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單純擺件而已。沒有肉眼與親手接觸,無法感受與得知何以選用生活道具必須堅持考究、而非隨便將就。

    DSCF2201  

(東屋的生活道具,傳統與現代生活,沒有違和感的完美交融演出,深得我心。)

    這張正對店門口的方正平擺桌,每一件都是深得我眼緣的心頭好。親切的店員來跟我述說它們的「故事」,我聽的興味津津。這一桌大多來自東屋(あずまや),是一家日本在地的日用品手工業者。取材傳統衣飾布品(例:瓔珞、引網)或自然界萬物的圖紋(例:雨、唐松),以「吳須」-一種適用於磁器的藍青色染料、手工印染於雪白的天草陶石表面,從筷架、湯碗、可盛裝醬料或漬物的小碟、用來裝冷麵醬汁但也適宜拿來裝優格或插小花的蕎麥猪口… 化為與日常生活毫無違和感、卻同時能體現生活美學的實用物件。

DSCF2204  

(放置筷子用的,讓筷子在餐桌上,有個優雅適切的歇腳處。)

    把傳統花案或自然美景,具體而微於隨手可及的生活道具上,是情趣、也是美意識,是生活美學的抬頭與養成。我們常常欣羨日本人在生活與文化上的美,其實就蘊藏在這些有所堅持的,日常細節裡。 

DSCF2174   

(週日早晨,把從「小器」買回的東屋菊十圖案印判小皿擺出來。)

    我喜歡藍與白,這色調與木製家具最合拍。不論是琺瑯、陶瓷的道具,藍白永遠是我的入門基本款。所以第一次與小器結緣,就買了它-東屋的印判《註》小皿,後來回家爬了不少和東屋有關的文,得知,圖案的名字叫「菊十」。(http://www.scope.ne.jp/azmaya/inban_kozara/azmaya/

     遠看圖案整齊、井然,近距離細看有手繪的小小不規則,溫潤又光滑、是可以放微波爐也易清洗的材質。

     開眼又開心的生活新發現與學習,是為記。

 

《註:印判-「印判の染付」,是一種源於日本江戶時代的技術,把花紋圖案透過凸版、膠版(hectograph)
銅版、絹絲版,以藍染料「吳須」、手工轉印染於磁器表面上。》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