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眼,這一年的第十個月,就要過完了。

    以前當學生,被規定要寫生活週記,一週一篇-抄報紙上的新聞大事記標題數條、寫短短幾百字記述自己一週以來的生活感想… 當然,寫在週記本上的,也許近乎現實、但都不是最深入真心的-畢竟,週記簿是固定交給導師批閱的、三不五時會被學校拿去抽查的,當時就算屬於年幼無知的人生階段,也不至於呆到在週記簿上傷春悲秋、掏心挖肺的… 真要這麼做,去買本能上鎖的小本子來大書特書,就得了吧!

    如今,不在學校做學生了,網路時代人人都可以有部落格或微網誌,想說甚麼PO甚麼、看到甚麼拍甚麼,隨記、隨傳,旋即那些不斷在網路上「分享」的種種生命軌跡,被自己能選擇或不得選擇的對象們,看的一清二楚。到底是純為自己作記錄、還是在上演著主角是自己的楚門秀?已經搞不清楚了…

    突然,我想為我自己的這一個月,寫個「月記」。只是心血來潮、不為其他。再說,我的日子過的平平凡凡,若是攤在Facebook或任一網路平台,絕對是被很多人的日子「比下去」的那一款吧!? 

DSCF1662.JPG  

    10月第一天,正好是禮拜六、正好出去玩。難得國內旅行,隨校友合唱團的朋友們,在下大雨的清早出發,去看小烏來的山中雲霧與瀑布、去走天空步道、到大溪老街閒晃。常常一個人東奔西跑,和一群人浩浩蕩蕩出遊,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是大學時混社團的事吧… 重溫這種浩蕩感,並不賴。中途無心差柳、有心地小出走,繞到大溪老街上一間老屋舍改造的咖啡店坐坐,在別有洞天的懷舊地方,喝上這一杯豆漿咖啡,快一個月了,香氣與餘韻卻還在我鼻尖舌尖,打轉。

1318866750292.jpg    

    兩週過去… 把頭髮整個燙澎起來。國小同學說我很愛換髮型… 嗯,其實,我是很愛換心情。自從有一回看電視上某算命節目說,想要改變運勢、一新生命的氣象,不妨從「頭」做起,換髮型,是最徹底又易行的手法-沒錯,至少比整型便宜與容易。從此對此深信不疑;每到想換心情、轉運氣時,就去變「髮」圖強。看膩了乖乖順順的鮑伯頭,那就去燙爆吧!連造型師都換人了,這回換的好,她抓的住我,還與我心有靈犀地為我選擇了露出額頭的中分。推薦我這位投緣造型師的老友IK,與青田街小工作室裡的造型師Sammi,是我本月改頭換面的轉運貴人唷。

    1318747335938.jpg         

    明明是週年慶的時節,我不血拼壓馬路、卻不只一次跑去大安森林公園走路。看鳥、看花、看人遛狗、看台灣欒樹由綠轉紅、看安靜的公園裡一幕幕低調的熱鬧。換髮型的地點剛好在大安森林公園這一區,地緣之便啟動了我與此區的緣分。這是換了髮型後最明顯的一個轉折,我欣然擁抱這一個靜好而自在的改變。

    十月好像該是個光明燦爛的月份(因為國家生日麼?!),但是,有件相當少人知道、但我自己心知肚明讓我心裡著實破了個大黑洞的往事,就在整整十年前一個陽光正熾的十月天,發生。這麼巧,日前經過了「事發後」我去過的一個現場-台大附近、校園書房旁邊的一個大腸麵線攤,它還在!那好像隨時會被風吹跑的塑膠粉紅椅,不變,三三兩兩靜靜倚著小小髒髒的麵線攤,等待客人一把粗魯拉出一屁股坐上去、唏哩呼嚕不帶感情地嗑掉一碗大腸麵線。有誰知道,十年前的十月,有個女人,頂著唏哩嘩啦哭花了妝的臉,迎著陽光與秋風,坐著不甚穩當隨時會倒的粉紅塑膠椅,淚眼模糊地看著看不見的未來,吃著食不知味的麵線糊、大口大口吞下巨大的怨氣與悲傷…

DSCF1793.JPG   

    接近月底,一個晴朗週日,登上了月初團遊時,學妹說我應該會喜歡的,寶藏巖。我月底前就去了,算有行動力呴!這是一個妙不可言、而又難以言喻的地方… 方向感不佳的我,在其中上上下下、千迴百轉地走,但願我有因此燃燒掉一點多餘的脂肪。我好奇,此地住戶們到底是花多久時間,搞清楚出家門後與回家時,該走的路啊… 或許,現多為藝術工作者進駐的寶藏家園,是根本不需要你太清楚來時路與去向的化外之境!?隨心所欲走,邊走邊欣賞,走著看著若有所思著,不知不覺、也就走出來了。

    沒有刻意計畫,這一個月就這麼湊合著,快走完了。每件事、每個地方、看起來似乎沒有關連,但是,卻東一點、西一點、小小地光輝了,我的十月。

DSCF1801.JPG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