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她想死。每逢生活裡又撞上了轉不過去的彎,她就會這麼說,莫衷一是。這世上,很多人,走到死胡同裡時,都會發出這種呼聲吧?!

    我想我大概都知道,甚麼事情、或者哪些人,會讓她不想活。

    她說,是她自己在生命裡作出的一連串的選擇,束縛了自己的自由。

    我突然想起,向田邦子在某一短篇小說裡寫過的話,大抵是說,常常、是事件選擇了人;而非人生中所遭遇的事件,去形塑一個人的個性或命運之類的... 感覺很宿命論啊,人生很多遭遇,是那些事情主動找上了自己,自己一味去運命、不見得可以運出甚麼人定勝天的可逆結果。

    所以,她說,都是她自己做出的選擇。這些選擇所造成、所演變出的,她生命裡的眾多事件們,是否就是因為受到她主動選擇下所發出的召喚,也因此跑來選擇了她,然後,教她去受苦、去煩惱? 還是,那些讓她長年積累惱怒的事件,不偏不倚纏上了她,純粹而莫名?

    他說,一段感情裡,誰先投入,誰就輸了。

    先愛的人,愛的比較深的人,然後愛的不可自拔的人,注定輸到脫褲子嗎? 這就是所謂的愛卡慘死吧?!

    我告訴他,沒有絕對的輸贏啦! 付出的少、或者是不付出的那一方,表面看來沒輸,但也沒因此獲得了甚麼。所以沒有誰是贏家、又哪裡來的輸家呢? 他說我很豁達,怎能看的這麼開?

    如果不看開,那麼,直嚷嚷著想死的人,就會是我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