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特別強烈地想「重整」自己的人際圈圈。不一定要擴充的多大、也沒有絕對要徹底洗牌、汰舊換新;只是純然想要「有點不一樣」。

    很多很多年前,記得是讀高中的時候,我所在的純女校的環境裡,班級上總像歷史課本的群雄或藩主割據那般、細分成好多小圈圈,一個個像自轉星球、像小宇宙,各個自顧自地轉著,相互間沒有交集、偶然間也許會互相欣賞般地對望一下,然後各自進行著小團體內的種種美麗、快樂與悲傷。偶爾,會聽聞到某個小圈圈裡的某某和某某,好像吵架翻臉了、還是怎麼了… 或是,哪群人跟哪團人是彼此看不順眼的… 之類的微妙人際變化,好像地球上的諸多板塊,平時相安無事地穩定著各自的範圍、守著自己的位置,但稍有波瀾起伏、便牽一髮動全身地推壓擠升起來,有種天崩地裂的山雨欲來況味。

    我曾認真地經營小團體,一如班上絕大多數的女孩們那樣。儘管我個性大喇喇又直爽,本質上我是厭煩這種小裡小氣的人際遊戲的;但,身在由一堆小格局拼組成的團體中,除非離群索居、樂意擁抱並無所謂於,一個人的孤獨,當時的我,是不能免俗地要被動或主動選擇,去待在其中一個小格局裡頭的… 直到,我在我的小圈圈裡被迫成了「局外人」,莫名地被我自以為很穩固的小團體中的一個同學,刻意疏遠、判了出局的那一刻起,我除了不解與難過、還對自己往後的人生立志-此後要不偏不倚、自在又瀟灑地做人處世,別太認真去搞甚麼小圈圈了,尤其是跟一堆心思太細膩、有太多祕密的女孩們牽扯!

    所以,高中以後、乃至今日認識的朋友們,總不乏有人覺得我其實是有點distant的,在人群中,看似很近、其實很遠;表面個性簡單直接、但又不是很容易深入瞭解… 我想,這是我自己在人際上長期「自我控制得宜」,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導致的結果吧。

    當然,也沒那麼孤僻,我還是有一兩個感情很熟很熟、維持很久很久的小圈圈,直到今日還存在,沒有像高中那一年的那一小圈朋友一樣那樣,莫名地說散就散,再也不能成圓。

    但是,我最近開始發覺… 我開始懂得,當初疏遠我的高中同學,她的起心動念,究竟所為何來了!

    我想,是這位同學「想改變、想成長」吧!為了有所成長、改變勢在必行,這其中,可能要多添點甚麼、也同時得拋下些甚麼。

    人與人之間,如果結成深刻的緣分-不論是做成好友、或是結為夫妻… 除了當彼此的知音或鏡子,喜怒哀樂與共、相互取暖與幫助之外,還得「同步成長」。如果彼此間的人生階段、生活領域、目標及價值觀的排序不同了,往往生命中關注或不關注的重點,也開始不同。親密關係中的人,可以從彼此的不同裡,相互參觀比較、窺探甚至學習瞭解不一樣的人生風景與滋味。但這種分享與欣賞,絕對不等於,存在越來越多歧異的人與人之間,仍可以在諸多差別裡,截長補短或異中求同、並且相安無事地繼續維持完美和諧的小圈圈。

    簡單地說,假設-我發現我能夠且渴望彈奏新的曲調、可以越飛越遠的同時,同一圈圈的人還是堅持老調重彈、情願站在原地不動… 那麼,我們注定要主動或被動地離開這個圈圈,因為想要飛得高的人、跟只能停在原地的人,距離,實在太遠了。繼續兜在一起,比起相互疏離,還要勉強與困難哩。

    要付出與獲得前,得需捨棄與清空-就像整理整頓居住空間一樣,人際之間,也要乾淨果敢地執行「斷、捨、離」,把自己與自己的人際網絡,像磁碟那般地重組,清出適切的空位、以納取更多有用的新資料… 我想,這莫非,也是一種,成長。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